1510,郑燕辞职后的新工作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4
  • 157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新芽吐绿,微风拂面,冬天还没完全结束,初春的气息就开始涤荡着山城。 一些不怕冷,要想风度的小青年,干脆脱掉了臃肿不堪的毛衣和大衣,只穿着一件衬衣,甚至t恤衫便招摇过市,在大街上晃荡。

1510,郑燕辞职后的新工作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新芽吐绿,微风拂面,冬天还没完全结束,初春的气息就开始涤荡着山城。 一些不怕冷,要想风度的小青年,干脆脱掉了臃肿不堪的毛衣和大衣,只穿着一件衬衣,甚至t恤衫便招摇过市,在大街上晃荡。

比如,趁周末在街上逛街的三位昔日同窗,现在又是同事的张雨,李静萌和郑燕三女,便看到了在暖洋洋的太阳的照拂下,好多穿着单薄的衣衫,只要风度,不要温度的男男女女,乍一看,给人的感觉好像到了夏季似的,实际上,冬天还没过完呢。

三个女孩在地下城一阵闲逛,张雨买了件衣服,李静萌够了一条裤子,郑燕则两手空空,什么都没买。 她今天出来逛街的主要目的,并非shopping,而是为了陪两位好友。 出了地下城,来到地面上的三峡广场,张雨一看时间,已经是十二点过了,便张罗着去吃饭。

吃饭的地点定在了“乡村基”,一个双庆发展出来的本土中式快餐连锁店。

在此之前,李静萌开玩笑说要不去吃“曾嫂米粉”?刚一说完,就被张雨打了一下,说她哪壶不开提哪壶。

郑燕也没生气,只是略带严肃的,用她那清澈如水的目光小小瞪了好友一眼。 周末的“乡村基”生意火爆,人头攒动,三人端着塑料盘东找西找,找了半天,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处靠窗的四人座,于是赶紧走过去占住,然后大声朝忙得晕头转向的服务员喊:“服务员,快点儿给我们收拾一下!”“要得,妹儿!马上过来马上过来!”“……”三人落座,一边就着餐盘中各自的食物吃饭,一边闲聊。 李静萌拿起盘中的蜜辣烤翅,咬了口,嘴角流油的说:“燕子,那李洪文真他娘的好笑,以前就像赶不走的苍蝇,天天围在你的身边打转。 自从殷公子给你送了一束花后,立刻就吓得噤若寒蝉,屁都不敢放一个,灰溜溜的再也看不到人影。 燕子,我看那殷公子已经连续给你送了一个月的花了,怎么样,你心头难道就没有一点想法,没有一点感动?那可是小老板啊,三帆集团的太子爷。

现在三帆集团的年营业额有多少,好像快百亿了吧,下面的子公司更是无数?只要从了那殷公子,你就是未来三帆集团的老板娘,姐妹们也好跟着享福了,不说别的,嘻嘻,让我和小雨在进出口公司当个副总就好了。 ”————————————自从离开了王勃,辞去了秘书的工作后,郑燕便没了工作。 她在家里休整了两个月,被她母亲毕新雪长吁短叹,像念经一样念叨了两个月,什么“死女子就是倔啊,那么好的工作都不珍惜啊,王总那么好的老板哪里去找啊,死女子一天到晚在想啥啊……”,如此种种,让郑燕实在是烦不胜烦,实在是受不了,终于决定出去找份工作应付她妈。 她辞职是去年九月,准备出来找工作是十一月,恰逢三帆集团进出口公司业务扩张,需要招聘新的业务员。 她的两位闺蜜张雨和李静萌大学毕业后就在三帆集团的进出口公司当业务员,看到公司招人后赶紧通知郑燕,问她有没有兴趣。 郑燕本就是想找份工作应付她那一天到晚唠叨个不停的妈,想也没想,第二天就去面试去了。

面试官便是李洪文,进出口公司的副总经理,专门负责公司招聘,国内外展览,以及陪老外吃喝,给老外拉皮条,是整个进出口公司乃至整个集团都有名的花花公子。

问具体的业务,李洪文可能一问三不知,但是要说到双庆哪里有好玩的,好吃的,好耍的,全集团没一个人有李洪文精通。 李洪文目前的女朋友,便是集团以前的某个十分漂亮的前台小妹,当然现在已经辞了职,被李洪文用钱包养了起来。 在此以前,还有一个漂亮的前台小妹也被李洪文用花言巧语玩了一段时间,后来大概是受不了他的喜新厌旧,见异思迁,直接辞职,跑其他城市去了。

不用说,以郑燕的相貌和气质,直接把作为面试官的李洪文迷得晕头转向,就差流口水了,胡乱问了几个不知所云的问题,便直接拍板,让郑燕第二天就来上班。

之后,李洪文更是通过自己的关系,把郑燕安排到业绩最好的欧洲部,让欧洲部的部长,也是他的好哥们儿袁理直接带,私底下却叮嘱袁理,说这妞他看上了,以后准备用来当老婆,叫袁理帮他瞧好,别被其他人打来吃了,比如周围那些一个二个双眼放光的新老业务员,甚至未婚部长。

“嘿嘿,少来,什么老婆!你啥人我还不清楚?专心对待人家小王吧,怎么说人家也跟了你两三年了,你在外面乱晃,人家小王也不怎么管你。

你现在也老大不小了,过两年,找个良辰吉日,跟小王把婚结了。 小王那女孩,虽然没什么文化,但是皮肤白,身材好,人漂亮,又懂事,对你又好,这样的女孩子,现在不多了!”深知李洪文本性的袁理一看李洪文的表情,就知道自己这好友又想始乱终弃了,他不仅开始为王静悲哀。

因为当初第一次看到王静的时候,他也很有点心动,想追,奈何动作没有李洪文快,嘴巴也没有李洪文甜,还没开始,就败下阵来。 同时,他也为这位新来的,漂亮得不像话,连他这个当部长的都不敢长久直视的名叫郑燕的女孩儿惋惜。 这位女孩儿,据说才毕业没两年,估计见识也有限,更不了解男人,哪里是李洪文这种花丛老手的对手。 果然,袁理的猜测立刻就应验了。

李洪文满不在乎的对他说:“我跟小王就是玩玩儿,他当我的老婆不合适,文化太低了,除了那方面的交流,其他方面完全无法交流。 我准备近期就跟小王分手,不耽误人家。 “你说得对,袁理,浪荡了这么多年,我是应该收收心了。 所以,你这个老朋友更应该帮我,君子成人之美。 我未来的老婆就是新来的郑燕。 真他娘的,老子活了三十几岁,就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清纯,优雅,这么有气质的美女!你不晓得,当我面试她的时候,脑壳里面完全是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说什么,当时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要得到她,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老子一定要得到她,让她当我未来的老婆!“拜托了,老兄弟,给我看好咯,也帮我打听打听她的兴趣爱好,别监守自盗哈!”“滚,老子才不像你,带儿郎当,贪得无厌!”袁理没好气的说,啐道,心头却再次为这位新来的女孩感到遗憾和可惜。 可惜,在进出口公司,他只是部长,同样的部长一共有八个,而对方却是副总,他的级别比李洪文低了一级,请款,报销什么的,有时候都要找李洪文签字,实在没能力,没资格,也没理由去跟李洪文这老友作对。

“哈哈,老袁,我就当是你对我的奉承了哈!”李洪文哈哈一笑,再次叮嘱袁理帮他照看好郑燕后,便离开了。 于是,从十一月初开始,郑燕便在三帆集团进出口公司,正式开始了她的外贸业务员的生涯。

她的待遇是基本工资1500加外贸提出,三险一金,每周工作六天。

新来的她还要实习一个月,实习工资也只有可怜的1200,即便是这样,也还是李洪文暗中运作的结果。

因为三帆集团新员工的实习期,如果是应届毕业生,则长达半年,哪怕是社会招聘,也要先实习三个月。 基本工资1200,一个月后1500,至于什么销售提成,才进公司的她也不能立刻当业务员做业务,先需要跟老业务打一两个月的下手,熟悉产品,熟悉外贸流程,等上手后再慢慢的碰运气,在各大展会上找新客户,慢慢跟单,慢慢维护。 运气好,可能遇到大客户,那样的话提成也比较可观;运气不好,就只能跟一些虾米客户,每个月领几百,一两千的提成,聊胜于无。

所以,跟以前当王勃秘书一个月上万,还有各种补助相比,实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不过,路是她自己选的,离开王勃的决定也是她自己做的,再苦也得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