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夜妻子竟然装作是处女骗我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29
  • 193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洁白无瑕,散发青春的光辉,这样的女孩怎不令我醉……”,这是当初他对妻子的评价,一次突发的事件,竟把以前所有的一切都推翻了……我快要死了,想到一个没人的地方,结束自己的生命,我是懦夫,永远的懦

新婚夜妻子竟然装作是处女骗我

“洁白无瑕,散发青春的光辉,这样的女孩怎不令我醉……”,这是当初他对妻子的评价,一次突发的事件,竟把以前所有的一切都推翻了……我快要死了,想到一个没人的地方,结束自己的生命,我是懦夫,永远的懦夫。 ☆我的爱超出了我的理性我25岁结婚,之前有一个似有似无的女朋友,在我们这个小地方,甚至连拉手都没有过,就自然而然的分了手。

我和她经别人介绍,不到几个月就和她结了婚,现在想来,我是那么愚不可及,没有了解就这么草率的结束了我的独身。 我把我的一切的一切都告诉了她,包括我做过的一些坏事。 我母亲因为一次厂里的事故,在我22岁那年,去世,父亲脾气渐渐暴燥。

而我那从那年一下变了很多。 那天,我说了我的事后,她只说了几句话,意思就是也处过一个男朋友,不过很快就分手了。 她说了几句话后,低下头去默默的哭了起来,此时我的爱超出了我的理性,我把她拉到怀里,说,过去的就过去吧,让我们自己来创造美好的未来吧!第一次和她做爱,我这个二十五岁的处男是那么兴奋,这是我的第一次和女人这么直接面对。

事后,借着朦胧的灯光,我看到洁白的床单上那几处鲜红,心里顿时充了对她的无穷爱意,就如那着歌所唱“洁白无瑕,散发青春的光辉,这样的女孩怎不令我醉……”那晚,我没有觉察到她表情的有些不自然。

对她的爱意,极大的激发了我的创业热情,我辞职,自己开了个小店,一年比一年红火,直到现在。

婚后,她出现了几个问题:一,她从不和我谈心,有时我说了什么事,想等她的意见,她从来没有回应。

二,她的脾气暴燥,有时说她几句,她从来不让我,我说一句,她说十句,而且有时当着我的朋友和同学,也不给我面子。

三,她和我的父亲关系极差,我曾不止一次和她说过,只要我对你好,老人你尽量让着点,毕竟只有我母亲过世那么多年了,父亲一个人过。 但是她依然和我的父亲当着我的面,吵过好几次架,我在中间,好累。 四,她非常懒,她通常是看电视打发时间,我的店一天只过去忙两次,两个小时左右。 在店里中,她从关心怎么做下去,提货什么的,什么都是我一个人的。 潇雪推荐:要了她处女身我不忍心分手。 五,她初中没上完,就因为身体的原因失学,而我高中毕业,也是因为身体的原因失学,很多事上,和见解上跟她有很多不同,但她从不认真的听我说些道理。

虽然出现了这些问题,可我一点也没减少对她的爱心,而是慢慢的教她怎么做,教她怎么处理好和父亲的关系和邻里的关系,她曾令好邻动了菜刀,原因竟是她怀疑别人说了一句坏话,她听到了,就以为是说她。 第二年我们有了一个可爱的小宝宝。 我更爱这个家了,还有她。

我天真的以为,我们可以这样一直幸福下去,直到永远。 直到那天。

我的两个很要好的同学,因为去国外打工,回来到我家串门。

我记得,永远记得,那一天,刚进门,我刚想介绍她给他们认识,忽然看到气氛不对,我没有说什么,强笑和她说了句,我们去饭店吃了啊,就和两个同学去了饭店,同学没有隐藏我,把他知的全说了出来。

我恨,心在滴血。 我想到这儿,不知有没有勇气写这完这个贴子。

她初中没毕业,15岁,帮她那个色狼姨夫看店,17岁和那个男人相遇,那个男人和我同学是铁哥们。

18岁她进工艺品厂,19岁和他下来做生意,饭店,租碟,什么也做过,钱没挣着,倒拉下一大屁股债……直到她24岁,和她分手……(此处删去一亿字),分手原因不明。

五年,五年啊,她和他在一起了五年。

她瞒得我好苦埃不会喝酒的我,那晚竟发现自已的酒量出奇的好,喝了半斤酒后,我竟然还能唱歌,一直反复唱着那首伤感的歌(想着是刘德华的),直唱到其中一个酒客,鼓掌的时候,连杯子也扔了过来,我又扑上去,和他面对面到鼻青脸肿才为止。

之后,我和那两个同学慢慢冷淡,直到现在一点信息也不通。 ☆因为妻子的欺瞒,我们陷入冷战那晚我回家,她什么也不说,在随后的几天里,我们陷入了冷战,我也开始了三年中有两年在店里睡的习惯。

忘了是怎么好的,至少是表面上好了。 她从不试着主动和我改善关系。 随后到现在的日子,我们开始了为了一件小事争吵,以前我让她,现在我一点也不想让。 我们除了必须说的话,平常根本不说话,更谈不上谈心。 每天晚上总是这样,我到店里睡,她看着电视一句话也不说,想过和她交流交流,但她从听不过三分钟。

伴着孩子的哭声,我已打了她三次了……我知道她想,但她的母亲是个极好面子的人,一直在压着她,她不敢和家里人说她的事。 这三年中,我们夫妻生活次数为8次。

我从不找小姐,我认为那肮脏,我从不用手,我认为婚后再那样做是耻辱。 本身就有那无法言语的耻辱,和永难磨灭的伤痛,再对着双目无神的直挺挺的活死人,任谁也无法提起性趣。 常常回到十几岁时候,啊,又遗精了。 我也曾想过,可看到自己苦心经营的小家和刚几岁的小孩,迟迟下不了决心。

我知道,这么下去,总有那么一天,不是她,就是我就会疯掉。 我曾不止一次问过自己,对她还有感情吗,答案是那两年有,现在从头想来种种往事,对她已没有一丝的感情。

有的只是对以往的那点不舍。 不止一次,我在全力忙完店里的事后,对着窗外冰冷的月光,默默问自己,她真的爱过我吗?真的自己一生要这样过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