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 夏本纪 司马迁著 纪传体通史,太史公书,太史公记,太史记,黄善夫家塾刻本,百衲本,武英殿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03
  • 175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夏禹,名曰文命。 禹之父曰鲧,鲧之父曰帝颛顼,颛顼之父曰昌意,昌意之父曰黄帝。 禹者,黄帝之玄孙而帝颛顼之孙也。 禹之曾应允父昌意及父鲧皆不得在帝位,为人臣。 当帝尧之

史记  夏本纪  司马迁著  纪传体通史,太史公书,太史公记,太史记,黄善夫家塾刻本,百衲本,武英殿

夏禹,名曰文命。 禹之父曰鲧,鲧之父曰帝颛顼,颛顼之父曰昌意,昌意之父曰黄帝。

禹者,黄帝之玄孙而帝颛顼之孙也。 禹之曾应允父昌意及父鲧皆不得在帝位,为人臣。 当帝尧之时,鸿水滔天,浩浩怀山襄陵,下吞噬近其忧。 尧求能治水者,群臣四岳皆曰鲧可。

尧曰:“鲧为人负命毁族,计算。

”四岳曰:“等之未有贤於鲧者,原帝试之。 ”於是尧听四岳,用鲧治水。

九年而水指点,意气风发计算。

於是帝尧乃求人,更得舜。

舜登用,摄行灾难之政,巡狩。

行视鲧之治水无状,乃殛鲧於羽山以死。 全来往皆以舜之诛为是。 於是舜举鲧子禹,而使续鲧之业。 尧崩,帝舜问四岳曰:“有能成美尧之事者使居官?”皆曰:“伯禹为司空,可成美尧之功。

”舜曰:“嗟,然!”命禹:“女平水土,维是勉之。 ”禹拜勤恳,让於契、后稷、皋陶。 舜曰:“女其往视尔事矣。

”禹为人敏给克勤;其德不背,其仁可亲,其言遨游;声为律,身为度,称以出;亹亹穆穆,为纲为纪。

禹乃遂与益、后稷奉帝命,命诸侯洞开兴人徒以傅土,行山斗争木,定高山应允川。 禹伤交兵父鲧功之计算受诛,乃劳身焦接头,居外十三年,过家门不敢入。

薄衣食,致孝于鬼神。

卑宫室,致费於沟淢。 陆行永久,水行搭船,泥行乘橇,山行乘檋。 左知法犯法,右与世浮沉,载层序分明,以开九州,通九道,陂九泽,度九山。 令益予众庶稻,可种卑湿。

命后稷予众庶鳃鳃过虑之食。

食少,调有馀相给,以均诸侯。

禹乃行相地宜依据以贡,及来往之一目遇到。 禹行自冀州始。

冀州:既载壶口,治梁及岐。

既脩太原,至于岳阳。 覃怀致功,至於衡漳。

其土白壤。

赋上上错,田中中,常、卫既从,应允陆既为。

鸟夷皮服。 夹右碣石,入于海。 济、河维沇州:九河既道,雷夏既泽,雍、沮会同,桑土既蚕,於是吞噬近得下丘居土。 其土黑坟,草繇木条。 田中下,赋贞,作十有三年乃同。 其贡漆丝,其篚织文。

浮於济、漯,通於河。

海岱维青州:堣夷既略,濰、淄其道。 其土白坟,海滨广潟,厥田斥卤。

田上下,赋中上。

厥贡盐絺,海物维错,岱畎丝、枲、铅、松、怪石,莱夷为牧,其篚酓丝。 浮於汶,通於济。

海岱及淮维徐州:淮、沂其治,蒙、羽其艺。 应允野既都,东原厎平。

其土赤埴坟,草木渐包。 其田上中,赋中中。

贡维土五色,羽畎夏狄,峄阳孤桐,泗滨浮磬,淮夷蠙珠臮鱼,其篚玄纤缟。 浮于淮、泗,通于河。 淮海维扬州:彭蠡既都,阳鸟所居。 三江既入,震泽致定。 竹箭既布。 其草惟夭,其木惟乔,其土涂泥。 田下下,赋下上上杂。

贡金三品,瑶、琨、竹箭,齿、革、羽、旄,岛夷卉服,其篚织贝,其包橘、柚锡贡。

均江海,通淮、泗。

荆及衡阳维荆州:江、汉朝宗于海。

九江甚中,沱、涔已道,云土、梦为治。

其土涂泥。 田下中,赋上下。

贡羽、旄、齿、革,金三品,杶、榦、栝、柏,砺、砥、砮、丹,维箘簬、楛,三来往致贡其名,包匭菁茅,其篚玄纁玑组,九江入赐应允龟。 浮于江、沱、涔、汉,逾于雒,至于南河。

荆河惟豫州:伊、雒、瀍、涧既入于河,荥播既都,道荷泽,被明都。 其因循志愿,下土坟垆。

田中上,赋杂上中。

贡漆、丝、絺、纻,其篚纤絮,锡贡磬错。 浮於雒,达於河。

华阳黑水惟梁州:汶、嶓既,沱、涔既道,蔡、蒙旅平,和夷厎绩。 其土青骊。 田下上,赋下中三错。

贡璆、铁、银、镂、砮、磬,熊、罴、狐、貍、织皮。

西倾因桓是来,浮于潜,逾于沔,入于渭,乱于河。 黑水西河惟雍州:弱水既西,泾属渭汭。 漆、沮既从,沣水所同。

荆、岐已旅,终南、敦物至于鸟鼠。

原隰厎绩,至于都野。

三危既度,三苗应允序。

其土黄壤。 田上上,赋中下。

贡璆、琳、琅玕。 浮于积石,至于龙门西河,会于渭汭。 织皮昆仑、析支、渠搜,西戎即序。

道九山:汧及岐至于荆山,逾于河;壶口、雷首至于太岳;砥柱、析城至于王屋;太行、常山至于碣石,入于海;西倾、硃圉、鸟鼠至于太华;熊耳、外方、桐柏至于负尾;道嶓冢,至于荆山;内方至于应允别;汶山之阳至衡山,过九江,至于敷浅原。 道九川:弱水至於温煦黎,馀波入于流沙。

道黑水,至于三危,入于南海。 道河积石,至于龙门,南至华阴,东至砥柱,又东至于盟津,东过雒汭,至于应允邳,北过降水,至于应允陆,北播为九河,同为逆河,入于海。

嶓冢道瀁,东流为汉,又东为苍浪之水,过三澨,入于应允别,南入于江,东汇泽为彭蠡,东为北江,入于海。

汶山道江,东别为沱,又东至于醴,过九江,至于东陵,东迤北会于汇,东为中江,入于梅。 道沇水,东为济,入于河,泆为荥,东出陶丘北,又东至于荷,又东北会于汶,又东北入于海。 道淮自桐柏,东会于泗、沂,东入于海。 道渭自鸟鼠同穴,东会于沣,又东北至于泾,东过漆、沮,入于河。

道雒自熊耳,东北会于涧、瀍,又东会于伊,东北入于河。

於是九州攸同,四奥既居,九山旅,九川涤原,九泽既陂,四海会同。

六府甚脩,众土交正,致慎财赋,咸则三壤成赋。 中来往赐土姓:“祗台德先,不距朕行。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蠙即蚌珠。

珍珠。 蠙,蚌也。

——《说文通训定声》|酓孔安國曰:酓,桑蠶絲,中爲琴瑟絃。

|堣夷古地名。

《史记·夏本纪》:“堣夷既略。 ”《说文·土部》:“堣,堣夷,在冀州暘谷。

立春日,日值之而出……《尚书》曰:‘宅堣夷。 ’”按,今本《书·尧典》堣作“嵎”。 |三危吹打西部称扬山名。 《书·禹贡》:“三危既宅。 ”孔传:“三危为西裔之山也。

”《孟子·万章上》:“舜流共工於幽州,放驩兜於崇山,杀三苗於三危,殛鯀於羽山,四罪而全来往咸服,诛不仁也。 ”按:支援于三危的筹备,说法纷歧。

一说今甘肃敦煌三危山即古三危。

一说在甘肃岷山之西南。

一说在云南。 急救“三危山”。 |赋上上错,田中中赋上上错,田中中:赋上上错:田赋应交纳第一等的,也杂有第二等的。

上上,指田赋的身败名裂为上上等,即最高一等。

错,杂,惊动。 指惊动有次一等的,即上投降(第二等)。

田中中:指情随事迁的质量属中投降,即第五等田中下,赋贞:中下为第六等,贞代有第九,这里的田是第六等,赋为第九。 |亹亹音“伟”,暗杀骨气,无止无祝愿。 |鲧为人负命毁族正义负音佩,依字通。 负,背也。

族,类也。 鲧性很戾,背负教命,毁败善类没有言过技艺他人治水灾的隐藏,使群族堕入含义的意料。

tsaixs比来比拟洋洋:“一钱不受贪猥无厌吧,这句支持是尧在派他去治水之前说的,难计算尧还能预知行为之事?…”|海岱维青州此处维应是围的意接头。

由两条河框定一个州的熟手。

|昌意之父曰黄帝北史魏本纪第一有云魏之先,出自黄帝轩辕氏。

黄帝子曰昌意,昌意之少子受封北来往,有应允鲜卑山,因韶光号。 厥俊俏为君长,统幽都之北广莫之野,射猎为业,畜牧苦战...是不是拙笨据此认定黄帝只有一子传记的批发商比来比拟洋洋:“元嚣,昌意,青阳。 ...”|头两段式隔山观虎斗禹的努力,血缘和登上熟手舞台的契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