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0,TWINS来访2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4
  • 102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五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聊天,一开始,大家还有些拘束,毕竟多了一个陌生人。 但有蔡言这个活泼、外向的鬼马精灵在里面穿针引线,气氛倒也慢慢的热络起来,两人对郑燕,也很快像对王勃的干姐曾萍一样,

1530,TWINS来访2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五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聊天,一开始,大家还有些拘束,毕竟多了一个陌生人。 但有蔡言这个活泼、外向的鬼马精灵在里面穿针引线,气氛倒也慢慢的热络起来,两人对郑燕,也很快像对王勃的干姐曾萍一样,“姐姐长”、“姐姐短”,甜甜的叫着。

而郑燕,见两位当红歌星竟然一点架子都没有,对她这个“普通人”都如此的有礼貌,不高傲,也很快喜欢上了这一静一动,一个矜持一个开朗,性格如此不同的两位“小妹妹”。

“勃哥,你们这次到香江是旅游还是有事?如果是旅游,那一定要多耍两天,这段时间我和娇娇正好空闲,可以带你们好好逛逛香江。

尤其是燕子姐,你第一次来香江,一定要好好逛逛,这里有好多来自全球各地的美食可以品尝呢!”闲谈中,蔡言问。 “忙里偷闲吧。 ”王勃说,然后向两女说了他这次来香江的主要原因。

蔡言和钟桐没想到王勃这次过来竟然是来参加疼迅的ipo的,当即是又惊又喜。

蔡言直接跳了起来,一脸兴奋的说:“啊,勃哥,这么说来,你马上就要成为上市公司的股东了?哇咔咔,太好了。 我哥以后要成大富翁了!哥,疼迅上市后,如果股票大涨的话,你一定要给我娇娇买礼物哈!”“那是必须的!你哥投资的公司,能不涨么?对了,莎莎,娇娇,你俩若是有闲钱,那就尽量的买疼迅的股票吧。 还有燕子,你也是,越多越好。

如果没办法在香江开户,那就找你萍姐想办法。 现在是2004年,疼迅的股票你们买了后放着不动,十年后你们会感谢我的。

”王勃说。

疼迅股票在其上市之后,就开始一路神话,一飞冲天,从04年开盘的4块多港元,一路增长到14年的500港元多,整整翻了一百多倍,年均增长十倍以上!然后,为了吸引更多的投资者,疼迅在14年拆股,1股拆成5股,三年后,股价再次飙升到400多港元,相当于在14年的基础上又翻了4倍!从04年到17年,短短十三年时间,疼迅的股价,总计翻了近500倍,贩毒都没这个来得快!这种好事,这种慷他人之慨,惠而不费,一句话就能为自己捞取感谢和恩情的事,王勃当然要大力的向身边的好友和女人们推荐,让她们去占这个不占白不占的便宜了。

他不仅要推荐身边的亲朋好友去买疼迅的股票,他自己也要买,大力的买,狠狠的买,当然,不是以“pc平行资本”的名义,而是另起炉灶,让曾萍这个“香江人”,不久之后的“加拿大人”在其他国家开立账户,设立公司,然后暗中吸纳包括疼迅在内的全球几大著名互联网公司的股票。 香江是全球金融中心,港交所更是对全球各国投资人开放,就是不对大陆人开放(大陆人即使想买港股或者美股也很麻烦,限制重重),这也是王勃要让她姐走出去的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要想全球置产,全球投资,全球旅游,中国国籍还真是一个枷锁。

人离乡贱的道理谁都懂,但内地无数的富豪,明星,官员,为什么要把老婆儿子忄青人一个劲的朝外面送,甚至在外面落籍,当华人,华裔?不安全是主因,但未尝没有方便投资,让手里的财富不贬值,甚至保持增值的目的在内。

人手里的钱一旦到了一定的数字,考虑的就不是还要继续赚多少钱了,而是安全第一,考虑得最多的是如何保护自己辛苦一辈子赚得的财产不被稀释和没收。

王勃手里的钱,除了发国难财的那笔,其余的,可以说完全赚得问心无愧,凭劳动和智慧,但是他敢把这些问心无愧的钱全留在国内以后遭人眼红嫉妒么?“勃哥,那还用说么?即使股价不涨,但既然你是疼迅的股东,我和娇娇也会支持你的!嘻嘻,这两年,我俩都赚了一些私房钱,全都放在银行,正愁没有投资渠道呢!”蔡言娇媚的看了王勃一眼,而后嘻嘻一笑的说。 “你俩听我的,准没错!只要你俩能够坚持个十来年不卖,十年后包你俩一个二个都成大富婆!”王勃挥了挥手,一脸豪气的说。

赚钱没有哪个不喜欢的,几女见王勃说得掷地有声,十分肯定的样子,全都叽叽喳喳,双目放光的向他打探起来,问他是不是有什么内幕消息。 香江的电影、电视剧经常上演这种因为内幕消息而一夜暴富的故事情节,几个女人显然平时都没少看。

“哪有那么多的内幕消息哦?有也不会告诉你们,因为那是违法的。 你们先把股票账户开好,等这个月中旬疼迅上市后就大力的买吧。 ”王勃白了一眼财迷心窍的几女说。

赚钱的事情一聊起来就没完没了,三女都没有买过股票,对买股票来说完全是门外汉,但她们知道曾萍是王勃几家公司的财务总监,一天到晚跟钱打交道,想必对这方面的事情熟悉得很,便围着曾萍你一句我一句,积极的咨询起来:如何开户啊,去哪里买股啊,最少多少钱买啊,以后如何卖啊……各种在王勃和曾萍看起来都十分幼稚的问题。

曾萍倒是不嫌几位跟自己爱人瓜葛不清的妹子小白,十分耐心的解答着三人的疑问,尤其是对郑燕这个大陆人来说,要想买港股,把rmb换成港元,还需要一些特殊的操作。 期间,王勃又想起他和曾萍前不久去速食店买的用来当宵夜的卤味还放在厨房,于是起身去厨房拿了出来,装盘摆碗,放在茶几上,王勃又开了啤酒,一男四女,围在茶几边边聊便吃,眉飞色舞,惬意得很。 等几人终于将一茶几卤味全部消灭干净,三女也终于搞清楚如何投资股票的时候,时间已经十一点过快十二点了。 “呀,时间过得好快,都快十二点了!”钟桐一声惊讶,收回看向墙上挂钟的目光,站起,扯了扯旁边蔡言的袖子,然后冲王勃,曾萍还有郑燕说,“勃歌,萍姐还有燕子姐,我和莎莎这就准备回去了,不打扰你们的休息了。 ”“啊,快十二点了嘛?我怎么感觉还没坐多久啊?”蔡言抹了抹嘴说,取下手上的塑料手套,扔进了垃圾桶,回头瞟了眼墙上的石英钟,果然指针还有几分钟便到十二点,便有点不好意思的说,“的确有点晚了哈。 萍姐,燕子姐,还有勃哥,谢谢你们的款待,我和娇娇准备闪人了。 ”曾萍见二人要走,本能的开口挽留:“莎莎,娇娇,你俩今晚就在这里歇吧。

这么晚了,现在电车肯定也收班了,出租车肯定也不好打。 ”“没事的,萍姐,计程车晚上也很多呢。 ”钟桐却说。

“即使车多,让你俩这么晚回去我和你勃哥也不放心啊?你们是不是看家里只有两个卧室,感觉没地方睡啊?放心吧,今天晚上,我和燕子睡一屋,你们两姐妹睡一屋,让你勃哥睡沙发。 ”“啊,不是吧?让我睡沙发?我已经好多年没吃过那种苦了哟?嘿嘿,要不,我跟你们哪两位挤一挤算了,都是一米五的床,睡三个人也睡得下。 ”王勃叫了起来,然后“嘿嘿”的发出两声赢荡的笑声。

“想得美!”“做梦呢!”两个女声几乎同时响起,一个自然是她干姐曾萍,另外一位却是鬼马精灵蔡言。

而郑燕和钟桐,却全都脸红经涨,显得既羞怯又尴尬。

“我就是开个玩笑,你俩至于反应那么大吗?”王勃耸了耸肩,扁了扁嘴说,然后开始安排,让钟桐和蔡言今晚就睡这里,别走了,他这个当哥的是不会让她俩深更半夜单独回去的,真出了什么事,他如何向她们的父母,她们的经纪人熙姐以及大老板杨成交代?王勃既然开口,本来就不太想走的两女也就顺着台阶点头应承了下来,只是钟桐的嘴里依然说着什么“打扰了”之类的话,而蔡言却喜笑颜开的拉着钟桐去看晚上睡觉的房间去了。

——————————————十分感谢“kevinzkr”老k1000起点币的厚赏!感谢“永夜狗”老弟500起点币的打赏!一并感谢“书友20171119212537472”1位兄弟姐妹的倾情打赏!谢谢所有订阅,投推荐票和投月票的朋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