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3,无事献殷勤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4
  • 46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王勃当然不可能让刘家人去医院去看他妈,本来就是子虚乌有的事。 待一个二个相继表演完对他妈的“关心”之后,王勃才道:“谢谢各位伯伯婶婶的关心,不过去医院看她就不必了。 其实也没多严重

1643,无事献殷勤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王勃当然不可能让刘家人去医院去看他妈,本来就是子虚乌有的事。

待一个二个相继表演完对他妈的“关心”之后,王勃才道:“谢谢各位伯伯婶婶的关心,不过去医院看她就不必了。

其实也没多严重,就是操劳过度,输瓶水,开点药就回来了。 噢,对了,各位伯伯婶婶,我明天就要回帝都工作去了,现在屋头还剩了好几十盆子的菜。 我几个嬢嬢舅舅他们也吃不完,倒掉了也有点可惜,好多菜筷子都没有动过,你们如果不嫌弃的话,呆会儿离开的时候一家带一盆走吧。 ”王勃冲围在自己跟前的刘家人说,说是让他们带菜,潜台词却是送客,别在老子屋头一直呆着。 众人一听他明天就要走,都有些吃惊,便劝说让他在老家多呆几天,一些人还热情邀请他去家里做客,说十几年没见了,让他务必去耍耍。

王勃谢过这些人的邀请,嘴里却婉拒着,说有空一定叨扰,但是明天离开四方的行程却是秘书早就定好了的,帝都那边已经积累了无数的公事,需要他这个当老板的去处理。 “……各位叔伯嬢嬢,我也想在老家多呆几天,但实在是没得办法。

不信,你们可以问我的秘书。

燕子,快告诉一下我这些叔伯嬢嬢们的我最近行程,看我是否说谎。

”于是,站在他旁边的郑燕便从兜里摸出一个小本事,翻开,煞有介事的低声念了起来:“王总,您明天中午跟香港的李先生有次会晤。

下午四点在西单有个读者见面会。 晚上八点,要和魔都过来的张小姐会面,商讨电影的宣发事宜。 第二天上午,您在西城区的有个剪彩活动要参加,跟王区长约好了的。

下午,要去北京大学演讲,北大团委那边已经打电话催了好几次了……”郑燕也是一个妙人,对着翻开的一张白纸,子虚乌有的“日程”张嘴就来。

“看到没有?各位叔伯,不是我不想留,实在是分身乏术。

”待郑燕念了一段后,王勃打断对方,摊手说。 郑燕算是王勃所有女人中最漂亮,最有气质,犹如女神般的人物,绝对的“颜值担当”,比绝大部分明星都还要漂亮当然是在情人眼里出西施的王勃的心目中,她这么煞有介事的一说,刘家的一群人也就闭了嘴,没了继续挽留的理由,一边在心头惊叹感慨着“自家侄儿”的日理万机,一边让他下次有机会,譬如过年的时候,一定要多耍两天,到叔伯嬢嬢们家中来耍一耍。 既然王勃明天就要走,那么晚上肯定就要忙着收拾行李,准备出行之类的事,晚上基本上也就不会留他们在这里吃饭了,刚才让他们一家端一盆菜走也说明了这点。

如果是知趣之人的话,就知道该跟主人家告辞了,让人家去忙自己的事情。

但是,刘家这大大小小的十户人,在看到了王勃这个侄儿的人缘,能力和本事,见识了他“豪奢”的家而且这很可能还是对方无数家财的冰山一角,除了心头有底的老八刘明发一家人外,其余人根本就不想走,只想留,留下来跟侄儿套近乎,说话,攀亲认旧,“再续前缘”,进而打进侄儿的阵营,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像他那些富态,家家都有车开的,已经完全不像农村人的嬢嬢舅舅们一样,享受随之而来的荣华富贵。

其他的先不去想,至少把叔伯婶婶,以及他的那些在家中无所事事的堂弟堂妹们的工作给解决了,对现在本事这么大,公司都有好几家的侄儿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不过,没什么理由,硬要留下来的话也尴尬,不少人东瞅西凑,想着借口,突然,王勃的三伯刘明建看到别墅前院桌子搬离后那一地狼藉,到处都是垃圾的草坪,顿时计上心来。 刘明建拍了拍手,冲其他的兄弟姐妹们说:“哎哎哎,大家听我说,我们还是帮勃儿收拾打扫一下院子噻?你们看,前面的院子这么脏。 ”刘明建这么一说,其他人顿时恍然大悟,眼睛俱是一亮,纷纷颔首附和,说的确应该帮勃儿打扫清洁,这么大的院子,让勃儿和二姐自己打扫的话,不知道要打扫到猴年马月。

“不只前面的草坪,后面的花园也有点脏,我刚才看到了好多的垃圾,连游泳池里面都是。

”王勃的一个堂妹说。

“我也看到了!纸屑果皮,浓痰口水,到处都是,这些人,真没有素质!”“这么漂亮的地方,这些人都忍得下心去吐口水,真不讲究!是我,我才舍不得!”“没得素质!”“……”随即,刘家人便开始争先恐后的批判起那些到处扔垃圾,吐口水,没有素质的宾客们起来,做出一副“同仇敌忾”的鄙薄样。

“那好,众人拾柴火焰高!待会儿大家都要动手哈?别偷懒,缩边边,我们人多,干起来也快,好好的帮勃儿,帮二姐打扫一下屋头,让他明天干干净净的走。

”最先提出要帮王勃打扫清洁的刘明建最后总结说。

“那个,众位叔伯,不用麻烦大家了,我已经给家政公司打了电话,他们马上就要派几个家政人员过来,估计已经在路上了。

”王勃没想到这些刘家人竟然要帮他打扫清洁,当即开口阻止。 但他的阻止,立刻引来了一连片的反对声。 “勃儿,不是当婶婶的说你,你现在家大业大,但是花钱的地方也多。 大手大脚习惯了,金山银山也要败完!该省的,还是应该省一声嘛。

”他三婶一脸带笑的“责怪”道。

一旁的六婶也急忙附和:“对头!勃儿,你三婶说得对。

比如席昨天晚上跟今天中的酒水,我感觉你完全就没必要买那么好的酒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二哥,那里需要让他们喝那么好的酒嘛?山猪儿吃不来细糠,再好的酒让他们喝也浪费!早晓得你需要白酒,就应该让你三婶帮你拿!四方的大市场里面,十几二十块一瓶的白酒多得很,都是瓶装酒,有很好看的包装,用来待客也不丢份!。 ”“勃哥,我今天中午看到好多男的把五粮液当水喝哩!桌子下面放了好几个空瓶子。 ”王勃的一个堂妹对他说,那心疼肉痛的样子,仿佛待客的不是王勃,而是她们家一样。 “我也看到了!”另外一个更小的堂妹也抢着发言,“不过是红酒。

那些男的女的,真像八辈子没喝过红酒似的,喝了一瓶又一瓶。

有一桌人桌子下面的空瓶子,起码不下十个!我今天中午,都只才喝了半瓶红酒呢……”“……”继前面批判宾客们随地扔垃圾吐痰吐口水的恶习后,一干人又开始接二连三的批判起宾客们的“暴饮暴食”来,纷纷替王勃鸣不平,听得王勃哭笑不得,心头却冷哼不已,心想:叔伯婶子们,这种不要钱的小殷勤就不必献了嘛?真当我不知道你们的真正目的么?不过,伸手不打笑脸人,现在这些叔伯婶婶说的话看起来也是“为了他好”,他也不能去冷面以对。 “呵呵,没得关系的哈!这么多年,我也忙,难得请周围的四乡八邻们吃顿饭。 不过既然请了,就要让大家吃好喝好。 “至于请他们喝五粮液,那还真不是我的本意。 我原本是打算用茅台来待客的。

后来我表姐一听说,立刻让我别去买茅台,宜宾的五粮液公司正在请她代言给公司的最新产品打广告,五粮液公司的酒她可以拿出厂价。 我姐的好意我不能不领,所以才用了五粮液。 “噢,对了,五粮液还剩了七八箱,红酒也还有四五箱。

我的那些嬢嬢舅舅们你们也知道,他们不喝酒,只抽烟,各位叔伯婶子,你们待会‘走’的时候便把这些酒一并带走吧,一家分几瓶,反正放在家里也只能落灰。

”说话中,王勃再一次强调了那个“走”字,同时心头祈求不断:祖老先人们,快点走吧,老子真不想跟你们这些虚情假意,算盘打得比谁都精的人废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