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得顶与“冇”得弹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10
  • 184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我们这些有年纪的一代人都是广东人!海南建省,是早年的地方主义,好像因此还连累了不少老革命的海南人。 所以我们自古就是广东人。 但我们这些广东人并不懂广话。 海南话

“冇”得顶与“冇”得弹

  我们这些有年纪的一代人都是广东人!海南建省,是早年的地方主义,好像因此还连累了不少老革命的海南人。   所以我们自古就是广东人。

  但我们这些广东人并不懂广话。

海南话是我们的母语。

而对广话,我们也是似懂非懂。

广东语言可能是中国最多元了。 除了广话,还有汕头话,潮州话。 对当年能讲几句带有海味的咸水话的广话的人,听来让人感到那人真够水平的。 大凡能嘴出几句带海味的广话的也让那人的身价颇为提高不少,也像是那贴着标签的人一样!  几十年前,我们乡下有位卖弄高度的半桶水的沾点圣贤味的只读半肚书的人,一次,借祭祖(他本是一位外姓的人,但在本地教书),借族人祭祖之机在嗣堂大秀涉过海水的咸水话,广话。

尽管族人大多无知,但都听得出是咸水话,对咸水话乡下人,听来犹如鸭子听雷,莫知所衷。

幸好,村中有人曾在广州读书的兄弟正好回家,族人不甘,连忙让人请来村中那位正在上海读大学的兄弟,那正恰大学毕业的族人兄弟只好过来,开始并不想与那位秀海水话的人对仗,但看那人实在令人难以平静,那是广话,还半通不通的。

那位过来的族人兄弟只稍几句广话,就将那张扬的人镇住,随之,村中兄弟再几句国语,让他面红耳赤,难以下场。 接着再几句外国话语骂他,他这才灰溜溜一走不回头!  过后村中兄弟问他跟那位半肚水讲了些啥。 他只笑笑。

  可能是不斯文的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