肿瘤代谢领域研究新进展!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3
  • 58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6】调节氨代谢机制doi:/s41586-019-0996-7癌细胞表现出改变的和通常增加的代谢过程来满足它们的较高的生物能量需求。 在这些条件下,氨是伴随着代谢加工的增加而产生的。

肿瘤代谢领域研究新进展!

【6】调节氨代谢机制doi:/s41586-019-0996-7癌细胞表现出改变的和通常增加的代谢过程来满足它们的较高的生物能量需求。

在这些条件下,氨是伴随着代谢加工的增加而产生的。 然而,人们尚不清楚细胞如何处理过量的氨以及氨的累积可能导致的结果。 在一项新的研究中,中国清华大学生命学院的江鹏(PengJiang)课题组报道了作为人类肿瘤中最常发生突变的肿瘤抑制基因,p53通过抑制尿素循环来调节氨代谢。 通过对基因CPS1、OTC和ARG1进行转录下调,p53在体外和体内抑制尿素生成(ureagenesis)和氨清除,从而抑制生长。 反过来,这些基因的下调通过MDM2介导的机制来激活p53,相关研究结果发表在Nature期刊上。

【7】doi:/氮(Nitrogen)是人体所有蛋白质、RNA和DNA的基本组成部分,因此,癌变的对氮的需求也非常贪婪,近日,一项刊登在国际杂志Cell上的研究报告中,来自魏茨曼科学研究学院和美国国立癌症研究所的科学家们通过研究发现,在很多癌症中,癌症患者机体中的氮代谢都被改变了,其能在体液中产生一种可检测到的变化,并且导致癌症组织中出现新的突变,相关研究或能帮助研究人员开发出新方法来对癌症进行早期检测,并且有效预测患者接受免疫疗法的成功率。 当机体利用氮时,这些氮来自于肝脏中一系列生化反应所产生的含氮废物(尿素),该过程称之为尿素循环,由于这种循环过程,机体的尿素会被排出到血液中,随后通过尿液被排出体外。 此前研究中,研究者AyeletErez发现,在很多癌变中,尿素循环中的一种特殊酶类会处于失活状态,从而就会增加氮的利用用来合成嘧啶,进而支持癌细胞RNA和DNA的合成以及癌症的进展。 【8】doi:/接头蛋白负责转导受体酪氨酸激酶下游的癌基因信号。

ShcA信号途径如何在乳腺中参与癌症发生和发展仍然没有得到深入研究。 最近来自加拿大戴维斯夫人医学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发现ShcA信号途径能够与线粒体代谢核心调控因子PGC-1α共同促进乳腺癌细胞对葡萄糖的利用。 相关研究结果发表在国际学术期刊CancerResearch上。 在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发现乳腺肿瘤利用ShcA信号途径增加它们的代谢。

ShcA信号能够通过糖酵解和氧化磷酸化增强葡萄糖代谢,导致乳腺癌细胞特别依赖葡萄糖。 ShcA信号同时可以诱导线粒体代谢的核心调控因子PGC-1α,增加乳腺癌细胞的代谢速率和代谢的灵活性。

借助ShcA信号的乳腺肿瘤极为依赖PGC-1α来支持它们的代谢速率。

敲除PGC-1α能够显著延缓小鼠模型体内的乳腺肿瘤发生,表明PGC-1α在发生过程中的关键作用。 【9】doi:/近日,一项刊登在国际杂志JournalofBiologicalChemistry上的研究报告中,来自中国上海交通大学和阿尔伯特-医学院的研究人员通过研究鉴别出了一种特殊酶类,其或能帮助癌细胞制造其快速增殖所需的“基本原材料”,抑制该酶类的活性或能作为一种减缓癌症生长的新型策略,相关研究或能帮助研究人员开发出治疗癌症的新型疗法。 当健康细胞摄入较多的脂肪酸和胆固醇时,它们就需要从血液中构建细胞膜,而癌细胞却无法通过这条路线来运输它们所需要的“建筑材料”;癌细胞却可以频繁提高这些酶类的活性,这些酶类主要参与对细胞脂质的合成。 其中一种家族酶类就是甾醇调节因子结合蛋白(SREBPs),SREBPs能进入到细胞核中开启参与脂质产生的基因的表达,通常用来相应特殊的信号;在某些癌细胞系中,比如特定、结肠癌和乳腺癌等,称之为SREBP1a的SREBP蛋白通常处于过度激活的状态。

【10】doi:/过去数十年中科学家们对肿瘤抑制T细胞代谢的情况已经研究得很透彻了,但是免疫疗法对肿瘤细胞的代谢水平影响却鲜有研究。

为此来自奥古斯塔大学等单位的科学家们近日开发了一种CD4+T细胞过继疗法,可以治愈移植有结直肠癌的小鼠。

通过对肿瘤进行代谢组学分析,研究人员发现过继性T细胞疗法可以显著改变肿瘤的代谢情况,导致细胞中谷胱甘肽被清除、活性氧(ROS)水平升高,相关研究于近日发表在CellMetabolism杂志上。

通过进一步分析,研究人员发现T细胞来源的肿瘤坏死因子α(tumornecrosisfactoralpha,TNF-α)可以与化疗协同作用,以一种依赖于烟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磷酸(nicotinamideadeninedinucleotidephosphatehydrogen,NADPH)氧化酶的方式加剧氧化应激和肿瘤细胞死亡。

而通过抑制细胞中的TNF-α信号或者清除ROS来削弱氧化应激水平可以削弱过继性T细胞免疫疗法的疗效,反过来如果化疗后提供促氧化剂可以部分恢复过继性T细胞免疫疗法的抗癌能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