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八十八回 徐林宗的真身沧狼行最新章节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6
  • 141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就在陆炳飞出去的一瞬间,已成狼人的李沧行飞速地转头冲向了徐林宗,徐林宗的眉头一松,刚才由于狼形李沧行的这一下爆发,直接冲着陆炳而,而徐林宗这里本来如山岳般的压力,反而为之一轻,他的心中窍喜,一

第一千四百八十八回 徐林宗的真身沧狼行最新章节

就在陆炳飞出去的一瞬间,已成狼人的李沧行飞速地转头冲向了徐林宗,徐林宗的眉头一松,刚才由于狼形李沧行的这一下爆发,直接冲着陆炳而,而徐林宗这里本来如山岳般的压力,反而为之一轻,他的心中窍喜,一剑挥出,一招太极断岳,太极剑上带起一阵青气,急斩李沧行的后背。 ●⌒,徐林宗的这一剑乃是太极剑法中的精妙招式,藏了十九个变化,无论李沧行是以斩龙刀回击,还是要闪避,都是有足够的后招跟进追杀。

可是李沧行就这样一个大旋身,直接回转了过来,两只狼眼之中,目光炯炯,直视徐林宗的脸,看得他的心中一沉,持剑的右手上不由得加了一分力量,而左手却是一划一缩再一推,顿时划出了两个快慢不一,方向相反的两仪气旋,完美地挡在了自己的身前。

可是李沧行却是不闪不避,无论从任何角度,面对太极剑这样的神兵利器,他都必须要格挡或者是闪避,可是李沧行的右手斩龙刀却是带起一阵烈风,直刺这个两仪气旋中间的那个大旋涡,而他的左手,却是高高地举起,那毛茸茸的狼爪,以前臂一格,居然就这样迎着徐林宗的太极剑那闪着青光锋刃,直接格了上去。 屈彩凤睁大了眼睛,失声叫道:“不要!”而沐兰湘更是吓得闭上了眼睛,她万万没有想到李沧行居然以这血肉之躯,直接撞向了徐林宗的神兵利器,这一下她不敢再看,而紧闭的双眼中,泪水如一串断了线的珍珠一样,直流下来。 可是沐兰湘的耳边却传来了林瑶仙的笑声:“妹妹,对沧行这么没信心吗?你可忘了当年沧行是怎么打趴向老魔的?”沐兰湘心中一动,连忙抬起了头,睁开眼睛,却正好看到徐林宗这带着风雷之势的一剑。

不偏不倚地正好砍在李沧行的左小臂之上,一阵火花四溅,李沧行的左手之上那长长的绒毛,被砍断了几十根。

断毛在空中飞舞着,而那被生生砍到的地方,顿时现出了一道红印子,却是一闪即没,就连那红印子之处的狼毛。 都重新生长了出来!而徐林宗的这一剑,却是生生地给荡起一尺有余,徐林宗只觉得一股火焰般的热力,从剑身之上直灌进去,几乎要把自己的整个右臂,都燃烧起来,而右手的手掌之中,仿佛捏了一块巨大的火炭,就要把自己的剑柄,都融化在手中。

徐林宗痛得脸上的肌肉都变了形状。 几乎要叫出声来,但他毕竟是盖世的高手,周身的青色战气,瞬间变得一片漆黑,一阵冰冷森寒的终极魔气,顿时从他的每个毛孔里喷出,笼罩了他的全身,而他的脸上,那张本来如冠玉一般,白净英俊的脸。 也一下子闪出道道黑纹,两额之间,一个类似骷髅头的符咒,闪闪发光。 透出一股死亡与恐怖的气息。

林瑶仙冷笑道:“哼,果然,这下藏不住了,屈彩凤,你不是说徐林宗不可能是独孤求败吗?你看看他的这身魔气,这么强的终极魔功。

这额头出现骷髅符咒,连云涯子也不能做到啊!”沐兰湘和屈彩凤都是紧紧地咬着嘴唇,残酷的事情,终于打消了她们最后的幻想,在这个事实面前,一切的辩解都是苍白无力,屈彩凤的眼中噙着泪水,身子都在微微地发着抖,喃喃地说道:“林宗,难道,难道真的是你吗?难道从一开始,从一开始,你就是在骗我,利用我?”沐兰湘的心中一阵酸楚,轻轻地拉着屈彩凤那滚圆玉润的小腿,幽幽地说道:“屈姐姐,不要难过了,也许,也许这只是,这只是独孤求败易容的,不是,不是徐师兄本人!”林瑶仙哈哈一笑:“不管是夺舍还是徐林宗本人,屈彩凤,你现在还坚持要沧行不对这个魔头下杀手吗?”屈彩凤闭上了眼睛,叹了口气:“我错了,都是我的错,是我这双眼睛,有眼无珠,分不出好人坏人,险些害了沧行。 ”说到这里,屈彩凤突然大叫道:“沧行,这个魔鬼不是林宗,你不要手下留情,一定要下杀手!”李沧行哈哈一笑,刚才在三女说话的期间,他已经连续攻出了五十多招,但是转了终极魔功的徐林宗,却是出手完全是阴寒冰冷的劲气,倒也不会再给他那灼热的内力所伤,剑法也为之一变,从绵柔悠长的武当剑法,变成了阴狠诡异的剑法。

徐林宗时而用飞花逐蝶,时而用独孤九剑,时而攻出达魔三式,这些精妙无匹的剑招,把李沧行如狂风暴雨一样,带着火热烈焰的天狼刀法,生生地挡在了外圈,尽管徐林宗给打退了二十多步,但仍然是手中的剑法防守严密,十招之中还能攻出三四招,落于下风,但全无败象!而陆炳在被李沧行一下暴气击退之后,一路退出了五丈之外,那灼热的天狼战气,让他极不适应,他的终极魔功练的时间不长,几乎完全是靠了刚才吃下云涯子体内的那个蛊虫才得以维持。

陆炳这会儿看着徐林宗正在大战李沧行,他得到了一个难得的喘息机会,跌坐于地,运起终极魔气,那张黑里透红的脸上,几乎变得一片黑暗,只有两只眼睛里时不时渗出一些碧绿的鬼芒,如同鬼火一般,直射李沧行,而他的头顶,丝丝白气不停地冒出,渐渐地变黑,直到最后,如同墨染一般。 终于,陆炳从地上一弹而起,厉声道:“李沧行,我不相信你真的可以以一敌二,就算你成了狼人也不可能,现在,就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终极魔功!”他的眼中碧芒一闪,身形突然化为一股黑烟,快得让人根本无法捕捉他的速度,只见他手持宝剑的剑身也变得一片漆黑,那一汪龙血几乎彻底消失不见,而剑身之上,燃烧着冰冷的黑焰,不知何时,陆炳居然把刚才云涯子的幽冥血剑给抄在手,这一下几乎是完全化身云涯子,向着李沧行发起了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