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回 生吃老妖沧狼行最新章节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6
  • 24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陆炳一声厉啸,手中青芒一闪,一柄通体碧绿的短剑抄在他的右手,一剑刺进了云涯子的胸膛,直到没柄!云涯子的嘴里发出了一声恐怖的号叫声,如凄厉鬼啸,并非人类的那种声音,他的两只断臂,拼命地想要向着那

第一千四百六十回 生吃老妖沧狼行最新章节

陆炳一声厉啸,手中青芒一闪,一柄通体碧绿的短剑抄在他的右手,一剑刺进了云涯子的胸膛,直到没柄!云涯子的嘴里发出了一声恐怖的号叫声,如凄厉鬼啸,并非人类的那种声音,他的两只断臂,拼命地想要向着那短剑的剑柄伸去,似乎是想要拿起这柄断剑,可是缺了前臂的手,却是怎么也够不上。

↑,李沧行看得真切,这柄剑不是别的,正是凤舞的别离剑,自己刚才打斗时用过,但是一转眼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想不到居然给陆炳拾取,更想不到,凤舞的这柄兵刃之上,也有自己的龙血,看起来陆炳是早就计划好了,给凤舞的兵刃上也附了这龙血,就是为了对付云涯子,甚至是独孤求败的!陆炳的脸上挂着一丝残忍的笑意,他的持剑之手不停地划动着,让这把别离剑在云涯子的胸膛之中不停地搅动,剑刃入胸之处,鲜血如喷泉般地从创口涌出,而刺透了云涯子身体的剑尖,从云涯子的背上穿出,也是不停地晃动着,大片的血滴子顺着剑尖往下流,一滴滴地串成一条血线,顿时就把云涯子的背后涌成了一个个的小血洼。

云涯子的嘴角边,鲜血狂流,他的眼神中已经开始渐渐地失去了光芒,满脸的枯树皮一样的皱纹,在剧烈地跳动着,他艰难地开口道:“陆,陆炳,你,你竟然敢,敢杀本仙!”陆炳哈哈一笑,整个人的身体,都在前仰后合着,尽现快意恩仇:“杀你?杀你太便宜了你,你这个罪恶滔天的魔鬼,只有把你的千年修为,全给夺走,化为他人的功力,这才是对你最好的惩罚!”云涯子的身体猛地一震,声音一下子变得软了下来。 近乎哀求:“不,不,我求你,陆炳。

不要,不要吃我,我,我还想入轮回,我。 我还想重新做人,求你,求求你!”陆炳的眼中寒芒一闪,手腕一用力,别离剑的青芒一闪,一阵撕心裂肺的声音,云涯子的胸口,生生地给豁开了一条大口子,陆炳冷笑着把手从那个口子里伸了幸运,一阵猛掏。 云涯子的吼叫声在整个空中都回荡着,如同魔鬼的嚎叫,声音之凄厉恐怖,让沐兰湘和林瑶仙都不忍耳闻,沐兰湘紧紧地捂住了耳朵,而林瑶仙也把头扑进了沐兰湘的怀里,不敢听,更不敢看。 李沧行的眉头一皱,这血淋淋的生生摘出心肝的一幕,他也是极为少见。

但现在自己却是不能退缩,而且陆炳刚才的举动着实让他奇怪,他的斩龙刀上开始泛起红色的气流,沉声道:“陆炳。

你什么意思,云涯子要说出你的主子的事,你为什么要动手杀他!”陆炳冷笑道:“我当然要保护我主人的秘密,李沧行,你不是想要云涯子吗,来。

我给你,你问个清楚吧!”陆炳话音刚落,眼中的凶芒一闪,手突然从云涯子的心口处抽了出来,不知为何李沧行的脑海里一下子浮现出了多年前,在大战老魔向天行之前,师父澄光道长,也是这样生生地给老魔头掏出了心脏,含恨而亡,那个场景他下辈子也忘不了,念及于此,他的心口突然一阵剧痛,似是有人在他的心脏上狠狠地扎了一刀,让他不能再站立。 云涯子的身体给陆炳的手臂一震一甩,竟然飞过十余丈的距离,直扑李沧行的脚下,若是换了平时,李沧行会轻松自如地直接把这具身体在空中就碎尸万段,可是李沧行的这一下心口剧痛,竟然是无法运气出招,勉强地一侧身,云涯子就重重地摔在了他的脚边。

云涯子仍未断气,他的心口被撕出了一个大口子,五脏六腑都顺着那些伤口向外流淌着,而他的嘴里,血如泉涌,两只断臂在轻轻地抽动着,似是想抱李沧行的身体,而眼中的光芒已经几乎黯淡得看不见了,喉头“荷荷”作响,却是说不出半句话。

这个就在一刻之前还嚣张不可一世的千年邪魔,这会儿却是大限将至,无比地凄惨,甚至让李沧行和沐兰湘,林瑶仙看到了,居然都多少生出了点恻隐之心!而陆炳这回的手中,血淋淋的,拿着一只正在抽动着的金色虫子,这只虫子的两只血淋淋的红眼凶恶地四处瞪着,而身上生满了刚毛,一只尾刺正在四处抽动,似是想要扎人,六只翅膀在空中不停地扑腾,振起点点血珠子,可不正是这天下至邪之物金蚕蛊?!李沧行的脸色大变,看了一眼正在地上抽搐着的云涯子,只见他的胸口大开,却是心脏已经不见,李沧行瞬间明白了什么,抬起头,对着陆炳厉声喝道:“陆炳,你掏出的是金蚕蛊吗?怎么,怎么云涯子的心脏,是这个东西?”陆炳哈哈一笑,也不答话,突然张开了大嘴,一口就把那个金蚕蛊给吞了下去,那只邪虫在入嘴的一瞬间,似乎明白了什么,拼命地震着翅膀,想要逃脱,可是却没有飞出去,陆炳的一口白牙咬下之时,黑色的汁水四溅,让他的满嘴都腾起一阵怪异的烟雾,说不出的难闻,隔了十余丈远,仍然中人欲呕。

沐兰湘本就是身怀六甲,本来前面看到云涯子这模样时,已经是几乎要吐了,这下子终于忍不住,一张樱口,“哇”地一阵狂吐,把这两天吃的东西全吐了个干净,就连胆汁都吐出来了。

李沧行的心口的那阵突然的疼痛,终于消逝了,他直起了眼,两眼之中,红光闪闪,就象那只已经被吞了一半,眼睛里居然流露出了一丝哀求之意的金蚕蛊虫的两只红眼一样,不知为何,李沧行的耳朵里,那只蛊虫的嘶鸣声,居然可以听到象是一个人在惨叫“救救我,求你救救我”!李沧行的钢牙一咬,斩龙刀在手中一错,周身的红光四溢,天狼劲在体内极速地流转,他沉声对陆炳喝道:“陆炳,想不到,你居然就是独孤求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