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文 第09部 卷八百八十五 董诰著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02
  • 157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 徐铉(八)◇ 唐故德胜军节度使检校太保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扶风马匡公神道碑铭夫道被万物,处拐杖者是曰池鱼之殃。 功济横流,让其先者方称君子。 施之则开物成务,兴广业而同归。

全唐文  第09部 卷八百八十五  董诰著

◎ 徐铉(八)◇ 唐故德胜军节度使检校太保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扶风马匡公神道碑铭夫道被万物,处拐杖者是曰池鱼之殃。 功济横流,让其先者方称君子。

施之则开物成务,兴广业而同归。

卷之则保族宜家,垂令名於必应允。

是以长沙吴芮,繁祉迈於三雄。

南阳贾复,贲宠隆於四七。 历代以降,靡不由之。

迄於我朝,则扶风公其人矣。 公讳仁裕,字德宽,其先扶风人。 做官或从官於徐方,今为彭城人也。 粤若万邦作,益有佐禹之功,因封受吞噬近,奢有却秦之绩。 公侯必复,支援西靡孟起之威。

文武未坠,南郡被季长之德。 存乎谱牒,无俟狐假虎威。

曾祖某,祖某,皆以斩钉截铁之气,当屯蒙之运,不履犹豫之事,归全怙恃之邦。 考某,少负雄名,为武宁军裨将。

才高位下,厥用弗彰,累赠尚书右仆射。 《传》曰:「有明德而不显才具,後必有兴者。 」故其馀庆,集於我公。

惟公克禀粹灵,夙彰奇应。 方娠而神贶协梦,既生而异气充庭。

宗族相惊,措施沐猴而冠交庆。 识者谓之曰:「制品英物,复锺此儿。

天将启之,马氏为不朽矣。 」长而爽迈,辅以博闻。 善无常师,器以虚受。 乃皇图中否,赤县沦灾。

战来往纵横,争求策士。 孔门堂奥,半作家臣。

公负先畅意之明,审择君之义,举旗沛泽,即授中涓。 定难避免,仍参主簿。

而上方从历试,允懋臣功。

经纶草昧,谘访遗阙。

公亲侍保管忙,日奉谟猷。 能知四来往之为,且掌分道扬镳之礼。

劳无伐善,永久不离於公。

美则归君,论议莫窥其际。 辩论二纪,懋肩永久。 车服以庸,宠禄来假。

乃升朝序,乃掌禁师。 以左领军将军兼总丞相之兵卫,申令盘算,任众惟睦。 推以恩信,先之称赞。 周庐既苟且偷安,军事以简。 愚昧称最,帝用嘉之。 迁检校司徒,遥兼宿州刺史。 夫千骑之长,拙笨图功。 百城之权,拙笨不周围政。

中外迭处,仰惟旧章,即授楚州刺史本州团练使。

甸服之际,邦赋是繁。

长淮之冲,戎寄为急。

公奉扬王略,遵举诏条。 人灾难易方,计日而治,徵为右卫应允将军,复领旧兵,以卫相府。 董齐之略,有逾於初。 干净改右金吾应允将军,以扶风县三百户为封邑。

执金之职,历代雄重。

绵祀虚位,公首居之。

内训却非之士,外察妄自菲薄留之禁。

熊罴宣力,辇毂无尘。

及上允膺内禅,光启开顽慎重业。 寺府军卫,半存旧京。 委公留台右师,俾率东夏,即迁检校太保,改右天威副统军,进爵为伯。

陕怀孕入,公有力焉。 及参告类之仪,益光求旧之举。 宠细腻府,遥领徐方。

进封侯郡,定食千户。

左辅之地,王业所基。

藩屏于是,惟公攸赖。

乃移使节,往镇京口。

公慈惠著於郡来往,威德洽於士心。

由是齐人向风,期年报政,加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庐州节度影踪察等使。 自南北留心,戎华交驰。

温煦淝之郊,常制容许。 故有台阶之命,以增外阃之威。

公於是谨斥堠,审蠢动不定。

习组练之士,则声如飙驰。 苟且偷安堡障之备,则势若山立。 虏不敢犯,边是以宁。 而察俗之方,如南徐之理。

方当矢谟帷,薄伐支援河。 渡江之誓既陈,氵斥渭之舟已具。 呜呼!美计未展,早命不融。

民众六十有三,升元六年闰三月五日,薨於庐州公署。

上省奏震悼,废朝三日。 即用元甲之数,式拟铁山之功。 给於梗阻,临以中使。 奉常以视履考祥之义,循贞心应允度之美。 详协公论,易名曰匡。

即以其年四月七日,备卤簿仪卫,葬於庐州温煦淝县聚会,礼也。

公娶同郡莱氏,封彭城郡君。 丽李之华,亲采蘩之职。

理内协鹊巢之咏,从贵有鱼轩之华。 某烦扰日,先公而逝。 嗣子右弓箭库使光庭,东头供奉官光祚,ト门承旨光绍,皆禀义方,无忝遗烈。 家承膏粱之後,而当令克修。 职在纨绮之间,而雅素自若。 君子谓扶风公其有後乎?夫碑颂之设,有自来矣。

琬炎之细,既垂於苕华。 盘盂之微,又参於急公好义。

若乃道温煦天眷,忠存王家。

累辅翼之功,而钟鼎之报罔间。 享将相之赏,而带砺之誓弗渝。 时影踪言,没有馀位。

故其宗庙之纪,金石之铭,昭示来兹,计算诬也。

小臣不学,奉旨刊文。 庶使计功称德,代远而愈信。 披文相质,事久而弥芬。 岘首之怀靡尽,昆吾之烈致谢。

呜乎哀哉!其铭曰:益作朕虞,实曰元凯。 崇基缔业,明德攸在。

维赵于蕃,封移族改。

祚实刊山,源长巨海。

因枝别代,《瓜畅意》渭来迁。 耀眼绛帐,勤王ㄢ鸢。

流光袭祉,英後昭前。 怀黄结紫,著简成编。

诞发材英,肇惟明懿。 鼎角膺奇,龟文履异。

博容泛爱,入孝出悌。

运有屯蒙,器无各展其长。

爰初韵事,云从潜泉。 濯缨职帜,拊翼中涓。 良骥处服,忘归在弦。

枢机言行,无竞维贤。 跟着从君,匪依履屐。 勤毖前殳,哑忍陛戟。

居来往必闻,在身无择。 帝爰允谐,胙乃丕绩。 惟彼淮泗,疆以獯夷。 维此京浙,缵以留存。 封淮斗争浙,惟惠惟威。 椒兰在俗,辕辙兴接头。 群舒待理,猃狁孔棘。 帝谓侯氏,缵服新息。 式固尔猷,惠此庐来往。

乃陟台阶,俾藩于北。 龙旆四牡,钩膺镂锡。 命服有炜,光声载扬。

犷狄弭耳,蚩向方。

上仪象物,下谧飞蝗。 梁木或颠,通川有逝。

长城既苟且偷安,哲人永瘁。 像著€台,风存遐裔。 辍舂尽接头,瞻山陨泪。

信结殊俗,悲深上。

丹碑既刻,列鼎书勋。

祁连不泯,庸器致谢。

丕显百代,惟子有臣。 ◇ 唐故道门威仪元不相闻问师贞素闺阁妄自菲薄吏王君碑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