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6,调侃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4
  • 59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移动阅读请访问m.一 王勃拿着软纸帮张馨月擦着脸上的汗,才擦了两下,便看到张馨月像苹果一样的脸慢慢的从青苹果变成了红富士,两腮,耳畔和下巴红艳艳的,犹如刷了一层血。 他立刻意识到自己的

1476,调侃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移动阅读请访问m.一  王勃拿着软纸帮张馨月擦着脸上的汗,才擦了两下,便看到张馨月像苹果一样的脸慢慢的从青苹果变成了红富士,两腮,耳畔和下巴红艳艳的,犹如刷了一层血。

他立刻意识到自己的动作有点太过轻佻和暧日未了。

但现在马上停下来也有点不妥,显得太过刻意。 他便只好将错就错,一错到底了。 当王勃拿软纸朝自己脸上擦的时候,张馨月一呆,完全是措手不及。

她本能的想偏过头去,但浑身上下却一齐僵硬,连个手指头都动不了。 然后,很快的,她感觉自己的脸开始泛红,心跳在无形中开始加快。 “没什么,没什么!小勃只是见我双手不空,所以才帮我擦汗的。

”张馨月在心头自我安慰说,“而且,他本来就是一个绅士嘛,对身边的女孩儿都很好,亲密无间。 所以,你千万别想歪了!”她在心头替王勃的行为找着借口。

几秒钟后,王勃将湿湿的,沾满汗水的软纸扔进垃圾桶,拍了拍手,笑着说:“师姐,下次别这么急了哈!”“也……也不怎么急。 ”张馨月红着脸说,然后又小声的加了一句,“谢谢。 ”,随后,便把买的卤菜和啤酒搁在茶几上,让王勃稍等,她去厨房取碗和筷子。 张馨月去而复返,拿了三个盘子,一个碗和一双筷子,把几样卤菜装盘,然后把碗筷摆在王勃的跟前。 最后,张馨月从七八罐啤酒中取出一罐,用软纸把罐口擦了擦,掀掉铝环,把开罐的,冒着泡沫的啤酒罐放在王勃的碗边。 这些事情,她们几个女孩在王勃的公寓经常做,做得迅速且熟练。 王勃见对方只拿着一双筷子,开始劝说:“师姐,你买了这么多东西,我一个人哪里吃得完嘛?你也吃点吧。 ”“你吃吧,小勃。 我……我吃了晚饭的。

”张馨月下意识的拒绝。 她倒不是不想吃,不想陪王勃喝酒,但是单独和眼前的男孩一起吃喝却还是从未有过的事。 “吃了晚饭还没有宵夜嘛。 去吧,你再去拿双碗筷,陪我吃点我一个人吃哪有意思嘛?”王勃用自己的胳膊靠了靠坐在他旁边的张馨月,又朝对方眨了眨眼,怂恿道。 “那,那我就再吃点好了。

”张馨月起身,小声的说。

每样卤菜她都买得不少,其实也存在陪男孩一起吃的心思,只是如果王勃不开口邀请,她便有些不太好意思。 张馨月很快从厨房拿着一副碗筷回来了,却看到王勃开了一罐啤酒放在她的面前。 “你喝嘛,小勃,我吃点菜就好了。 ”张馨月说。

“一个人喝酒哪有意思嘛?又不是喝闷酒。 放心,师姐,我不会灌你酒的,你随意,能喝多少是多少,剩下的算我的。 ”王勃笑着说。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张馨月红着脸说,在她接触男孩的这几年当中,对方的确没有强烈劝酒的行为。

“不是那意思就行了。

师姐,咱们认识这么久,似乎还从来没有单独喝过酒哈?来,我俩碰一下,为了我们的认识。 ”王勃拿起啤酒罐,朝旁边的女孩递了过去。 张馨月见状,也匆忙端起啤酒罐。

“叮”的一声轻响,两个啤酒罐碰到了一起。 酒为话之媒,再怎么讷言讷语的人,喝酒前和喝酒后都是两种状态。

王勃和张馨月都不是什么讷言讷语的人,两人之间因为前不久王勃主动擦汗带来的尴尬,在各自喝了两口酒,吃了两嘴菜之后,也就随之化为无形了。 两人开始热烈的聊天,而且是朝越来越私密的方向发展。

“师姐,问一个比较**的事哈,你咋现在还不找男朋友喃?”一罐酒下肚之后,王勃笑着问。

“没遇到合适的呗!你又不是不晓得,我们学校女多男少的状况,好多比我漂亮的美女一个二个都也单身着呢!”张馨月说。 她说的的确是事实,外语学院这种地方,女多男少,和理工学院的和尚班是两种极端。 好多拿到理工学院绝对可以当班花的女生都“无人问津”。 有时候,在外语学院里面,你经常可以看到一个美女旁边走着一个挫男;同样的,在狼多肉少的理工学院,一个帅哥旁边经常挽着一个“丑女”,这都是资源配资极端不协调的结果。

不过,话虽这么说,张馨月没有男朋友,肯定不是因为她长得不行,没有人追。

张馨月虽然长得不是很漂亮,既没有梁娅的清纯,也有没钟嘉慧的端庄,但她是可爱类型的,偏圆的脸,配上那甜美,灿烂的笑,很让人如沐春风。

尤其是对方那一口堪比央视主持人的普通话,听在周围一群说川话和川普的人中,那声音,简直如同众星拱月,极其的爪耳。 王勃经常逗张馨月,让这位中学当播音员,主持人,到了大学还当播音员和主持人的师姐说普通话给大家听,让周围的“川普们”也学习学习,提高提高,但总是未能如愿。

普通话说得字正腔圆,标准极了的张馨月不像“半灌水”温小涵,只要周围没有外省人在,她几乎从来不说,不炫耀自己的普通话,跟大家一样,一嘴土话方言。

王勃不知道上一世对方在大学有没有耍过男朋友,因为上辈子两人之间的接触实在是少;这一世,从王勃进校时对方念大二开始,直到现在念大四,也没听说过对方在和某某某交往的传闻。 “也是哈!我们这学校,对男生来说是天堂,对你们女生来说就有点‘地狱’了。 嘿嘿,师姐,我在外面认识很多优秀的男生,唐建上班的‘博客中国’就有好几个好学上进的青年才俊,等哪天他们公司聚餐的时候,我带你去参加几次,包你抢手得很,立刻脱单,怎么样?”王勃试探着说。

“算了!”张馨月大摇其头,“这个,还是随缘吧。

如果大二大三你这么说我还可以考虑一下,现在都大四了,我一天到晚也忙着准备考研,哪里有那份闲心去谈什么恋爱哟?等考上研究生,或者以后出了社会再说吧。

”张馨月抿嘴一笑道。 “呵呵,你这么说,是怪我没早点跟你介绍咯?”王勃呵呵一笑。

“我哪里是那个意思呀!我怎么会怪你?”“那你就一点也不想?有时候,看到校园里成双成对,花前月下的那些人,你心头……就没有一点点……向往?大学时代,如果不谈一场恋爱的话,等毕了业,出了社会,以后再回想这段人生经历时,怕会是很大的一种遗憾。 ”王勃想到了上辈子的自己,面对群花,却傻笔似的一天到晚去看什么小说,结果错过了大好的机会,浪费了白白的光阴,等到无花可摘的时候只能“空折枝”。 张馨月没说话,端起啤酒罐抿了一口,又夹了片酱牛肉放进嘴里慢慢的咀嚼,少倾,才开口道:“说完全不想,那肯定是骗你的,也不正常。

但是这个,真的是需要缘分的嘛!嘉慧那么漂亮的女生,我们c外的校花,她还不是单着?”说完之后,张馨月这才意识到举钟嘉慧的例子根本不妥,钟嘉慧对外虽然是单身,对内,尤其是在她,陈香,和伍学三个女孩之间,可不是什么单身!人家幸福得很呢!不过,她倒是想看看旁边的男孩怎么说,说完后倒也没改口,而是好整以暇,莞尔一笑的瞧着王勃。

王勃嘴角一扯,一脸尴尬,感觉自己被旁边的师姐将了一军,摆了一道。

他和钟嘉慧的事,尽管对身边的几个亲近的女孩来说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但谁也没有说破过,不论是王勃,钟嘉慧,梁娅还是几个知情人,平时大家都装模作样,穿着皇帝的新装,当事人自然不会,几个女孩也不不太敢拿这个开两人的玩笑。

现在,旁边的张馨月可是第一个“犯了忌”,拿他和钟嘉慧的事来调侃他了。 移动阅读请访问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