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动画重拾中国风 专家称孙猴子不能学米老鼠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5-15
  • 76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我就问他们,为什么不去请那些新的国画家来参与造型。 他们说请不动。 事实果真如此吗?他一场展览能吸引多少参观者,上万人很不错了吧,可制作成动画,观众往往以亿计。 我看,主要还

我就问他们,为什么不去请那些新的国画家来参与造型。

他们说请不动。 事实果真如此吗?他一场展览能吸引多少参观者,上万人很不错了吧,可制作成动画,观众往往以亿计。 我看,主要还是导演自己喜欢现在的那些东西,都不愿尝试着去改变。

严定宪中国美术馆在举办纪念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70周年美术作品展时,专门辟出一面墙放映新中国优秀动画片。 其中既有借鉴中国戏曲元素,被誉为中国学派开山之作的《骄傲的将军》;也有首次将民间剪纸艺术运用到美术片设计的剪纸片《猪八戒吃西瓜》;更有奠定了中国动画民族风格的第一部水墨动画作品《小蝌蚪找妈妈》。

此外,《大闹天宫》、《神笔马良》、《哪吒闹海》等一大批动画片也在此联袂呈现,引得参观者纷纷驻足,一些家长还陪着孩子坐地仰观。

看惯了变形金刚、灌篮高手,很多年未见中国风格的片子了。

一位70后父亲如是说。 耗不起的中国学派?在充斥着日美动画片的国内市场上,是否还有符合民族审美习惯的中国学派的一席之地?北京电影学院副院长孙立军的回答是肯定的:有,但绝大部分是教学片。

1973年进入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简称美影厂)的印希庸,曾创作了经典动画片《三个和尚》、《黑猫警长》。 如今他兴致勃勃地要重振中国学派的雄风,但他根据鲁迅小说《出关》改编的同名动画片却只能是十分钟短片。 因为,时间越长,成本会越高。

中国学派又称东方学派,是对具有中国民族风格动画作品的统称。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随着美影厂先后制作的《乌鸦为什么是黑的》、《小蝌蚪找妈妈》、《大闹天宫》等一批动画片在国际电影节上屡获奖项,意蕴绵长的中国式浪漫成为中外观众所认同的中国动画片独有的审美取向。

然而,随着老一辈动画人的退休,以及国内动画片产销体制的转变,自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以后,中国学派陷入沉寂。

孙立军认为,一家独大的美影厂几乎代表着整个中国,以举全国之力让它有足够的实力和耐心去尝试一切,这种情况只会发生在那个特殊年代里。

而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以后,由于中影公司不再对美影厂的影片统购统销,动画片的产销开始市场化,这一体制优势也荡然无存。

民营制作机构成为中国动画片生产、输出的主渠道,但实力偏弱。 一是资金,二是心态。

孙立军将中国学派遇到的问题归结为两个方面。 他说,当年制作《小蝌蚪找妈妈》的总投资,相当于今天2亿元,可与好莱坞大片的气魄相媲美。 在他看来,心态直接决定片子的制作周期,一部动画片合理的生产周期应为3到5年,目前国内连一年都达不到。

他遇到的大多数情况是,筹钱不是问题,但必须尽快有回报。

美术片要与中国绘画传统相结合,就要在人物造型、背景设计上下工夫;动作设计也要有自己的东西,它不像美式那样有弹性,也不像日式那般硬。

曾经导演了《舒克和贝塔》的彭戈也认为,中国学派的考究既是它的优势,也是占领市场的短板。 尤其水墨动画,其工序是普通片的2到3倍,部分镜头甚至达到8倍。

印希庸说。

有限的几次突围尽管美影厂奠定了中国动画的基业,但在特殊环境下也造成其先天不足。

那个时代没有一部片子是按照市场标准制作的,它们都是奉命之作。 孙立军说,作为大众文化消费品种之一的动画片,排在首位的是愉悦功能而不是教育功能。

在他看来,既没有经受过市场洗礼,内容定位又存在偏差,直接导致了曾经的动画大国在外国商业片的冲击下溃不成军。

如今的所谓市场化不过是数千甚至上万家动画公司的无序竞争。 孙立军说,去年全国26万分钟的产量稳居世界第一,可观众能看到的片子没有几部,能记住的就更少了。

市场是逐渐丧失的。 尽管印希庸对自己未能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黄金一代并肩战斗感到遗憾,不过他认为,自己延续了老一辈那种不走重复路的传统。 他回忆说,黑猫警长起初是个美国大兵,戴着钢盔,威严有余而灵巧不足,后来经过大家集思广益,才形成警察的样子。 包括片尾砰砰砰砰4枪打出请看下集的字幕,也是他的点子。 当时就想探索美术片的新路子,让画面在坚持中国艺术风格的前提下,更多融合影像的要素。 印希庸归结为以天马行空的想象打开国产动画片的民族化之门。

在国内资深动漫产业研究专家牛兴侦看来,上世纪90年代以后,国内外差距开始拉大。

1999年,美影厂完全与国际接轨,模仿《狮子王》打造《宝莲灯》,再到2006年深圳一家公司制作《魔比斯环》,过亿元的投入,号称首部拥有百分百自主版权的全3D动画电影,其实,除了版权归属中国,包括导演、编剧、故事在内的整个片子都与中国无关。

中国民族动画不仅属于美影厂,它是中国文化的一部分。

为了把这种文化延续下去,介绍给世界,我们这一代需要淡泊名利。 印希庸笑言,自己虽做不到像老一辈那样把名利抛在脑后,但起码可以聚拢一帮志同道合者,营造一种创作氛围,碰撞出创作激情,重新吹动本土动画片的中国风。

复兴的可能性不可否认的是,中国动画片远离大众的确很久了。

在彭戈看来,主要原因是花的时间不够长,导致制作水准下降。 可动画片实实在在又是一种文化商品,从它快速的生产过程就能看出,如果时间拉得过长,成本必然提高,从而导致性价比下降。 电脑三维制作的出现让中国动画片看到了一线希望。

以《小蝌蚪找妈妈》的工作量为例,整部片子大约需要15000至18000张水墨画,手绘所消耗的时间和艰辛可见一斑。 而如果改用电脑,效率可以提高3倍,时间成本则大大降低了。

而且,以前都是二维黑白片,场景大多也是平面推移,现在完全可以升级为三维,场景可以拉向纵深。

不过,印希庸始终认为,电脑只是辅助工具,如果过度依赖电脑,不论是中国画的韵味,还是木偶的栩栩如生都无法呈现出来。

在没有电脑和数字技术的时代,完全凭手工制作出来的《大闹天宫》,直到今天依然被认为是国内动画片的巅峰之作。

除了独特的题材,编剧讲故事的作用功不可没。

在印希庸的印象里,早些年不少作家都参与过剧本的创作,现在这支队伍的文化底蕴越来越薄弱了。 今天更需要能独立思考的编剧,而不是照搬日美模式,富有中国民族特色的故事本身就是富矿。 他说。 本文链接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