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这里不是天堂电影世界私人订制最新章节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13
  • 25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女人拉着江浩一路狂奔,跑了大约三条街,两人一头扎进一幢老式居民楼,直接跑上三楼,女人颤抖着拿出钥匙打开房门,拉着江浩进去,关上房门后,一屁股坐在地上。 呼哧呼哧~~“累死我了。 ”

第58章:这里不是天堂电影世界私人订制最新章节

女人拉着江浩一路狂奔,跑了大约三条街,两人一头扎进一幢老式居民楼,直接跑上三楼,女人颤抖着拿出钥匙打开房门,拉着江浩进去,关上房门后,一屁股坐在地上。 呼哧呼哧~~“累死我了。 ”女人大口大口的喘息。

江浩打量了一下这个房间,非常狭小,大概也就十几个平方,地上是榻榻米,左边是一个半透明玻璃卫生间,对着窗户的地方是一个类似厨房的位置,上面有洗菜盆和锅灶,右边墙边放着一台老式大屁股电视机。 墙边堆积着衣服箱子和被褥,稍微有些凌乱,除此之外再无其他,房间内的情况可谓一目了然。 女人看向江浩,发现这个男人真的好帅,没想到救自己的是一个帅哥,脸上露出笑意:“今天多谢你了,你是中国人、吧。 ”“对。 ”江浩点点头,收回视线也看向女人,当看清女人样子后,江浩有些发愣。 竟然是范小胖。 这部电影里另一个女性角色,算是女配角之一,没想到这么巧现在就遇到了。 “你是哪里人,叫什么?”女人已经喘过气来了,站起来走到洗菜盆旁边,从下面翻出一个盒子,翻找了一下,竟然神奇的找出一把手铐钥匙,把手上的手铐打开,全部放入盒子里。 从旁边拿出两个杯子接了两杯水,一杯递给江浩,另一杯自己咕咚咕咚喝掉。

“我叫赵铁,东北人。

”江浩道。

他瞅瞅四周问道:“这是你家。

”“算是吧。 ”女人放下杯子坐在榻榻米上,然后拍拍垫子道:“我们坐下说话。 ”江浩盘腿坐下。 “你是来留学的还是在这边工作。 ”女人问道。

“我~~”江浩迟疑了一下,说道:“我偷渡来的,今天刚刚到东京。 ”女人瞪大眼睛看着江浩,惊讶说道,“不像啊,感觉你就像是来了好久的样子,对了,白天新闻上说,北部湾有一艘偷渡船搁浅翻船,死了几十个人,被抓了两百多人,你是不是那一批的。

”江浩点点头。

“那你还算是幸运的,新闻上说,大部分人都被抓了,他们要被遣返回去。 ”女人又站起来,在柜子里找出几个苹果,苹果洗好端过来,从旁边拉过一张小桌子,拿出一把水果刀慢慢削皮,女人道:“叫我丽丽吧,我在外面都这么叫。

”说到这里女人压低一点声音道:“我告诉你,其实我也是偷渡来的,这已经是第四次被警察追了,今天还差点被抓住,如果抓住就惨了,我还没有居留证,一定会被遣返的。 ”江浩看过电影,知道她的一些情况,点点头。

苹果削好,女人递给江浩,江浩接过去,丽丽笑着说道:“这些苹果不是花钱买的,旁边有条街上种着很多苹果树,观赏用的,结了很多果子也没人要,昨天晚上凌晨,我们几个拿着袋子过去,偷了好几袋,呵呵呵呵。

”丽丽边说边笑,很是开心的样子,自己也削了一个,咔嚓咬了一口。

见江浩没吃,赶紧说道:“你吃啊,这些苹果虽然小了点,也没有超市里的甜,不过还可以,酸酸甜甜的也不错,更重要的是他不要钱啊,你不知道,超市里的水果可贵了。 ”江浩听得心里发酸,咬了一口苹果,发现苹果也是酸的,并不算太好吃,可丽丽吃的很开心。

吃完苹果,丽丽又拿出烟灰缸放在桌上,“你抽烟吗。

”“抽。

”江浩道。 丽丽递给江浩一根烟,又给他点上,自己也点了一根,深深吸了一口,吐出烟雾后说道:“我以前不抽烟,是来日本后才学会的,你刚来,现在有什么打算。 ”丽丽问道。

“还不知道。 ”江浩道。 至于说像原来电影中去投靠同乡阿杰,他现在还没考虑好,阿杰现在生活的也非常落魄,做着捡垃圾、通下水道那样的苦力工作,他过去也只能算是暂时落脚。

至于身份,阿杰没能力帮他解决,阿杰来了日本一年多,自己也还是一个黑户呢。 抽完一根烟,丽丽道:“估计你也累了,先洗个澡吧,今天就住在我这里,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江浩想了想,点点头。

丽丽给他准备了毛巾,江浩看看半透明的洗澡间,又看向丽丽,女人对江浩爽朗一笑,“没事我不怕,你洗吧。

”你不怕,我怕啊。 坐船偷渡加跑路,他已经三天没洗澡了,身上确实有些脏,顾不了许多了,江浩走进浴室打开淋浴就冲起来。 洗完澡出来,女人已经在榻榻米上铺好了被褥,房间很小,两人的被褥挨在一起。 房间灯熄灭,外面有霓虹灯光照进来,隐约能看到对方,两人躺在被窝里,距离不过半米,女人侧头看着江浩,问道:“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种地,你呢。 ”“我,我家在一个小县城,前两年人们疯了似的都想着出国,我那时候在歌舞团,也像是着了魔一样,找人托关系花钱,这才偷渡来了日本,原本以为可以过上像电影里那种美好的生活,可是没想到,和想象中的根本不一样。

”“想象着这里如同天堂,可到了之后才发现一脚踩进了地狱。

”“来了之后有一个老乡照顾,找了一份刷盘子的活,我们没有身份,只做最苦最累最脏的工作,当时签了合同,可干了三个月,老板都不给开工资,等我找老板要钱的时候,老板赖账,我找人问了,那个合同是非法的,我一分钱也要不到。 ”“我当时躲在被子里嚎啕大哭,酒馆老板那个老混蛋,平时就总想占我便宜,那天晚上他喝了酒,爬上阁楼想要欺负我,和我说,想要工资就陪他睡觉,我当时就怒了,工资是我辛苦赚来的,老娘为什么要陪你睡觉。 ”“那个老东西扑过来,我拿起酒瓶子就把那老混蛋给开了,打的他满脸血,老东西叫着要报警抓我,我告诉他,警察来了我就说你强歼我,然后我把自己的衣服撕烂了,那老头吓坏了,最后乖乖给了我工资,当晚我就离开了他那里。

”女人又爬起来,从小桌子上拿起香烟递给江浩,“睡不着,要不再来一根。

”江浩接过香烟,两人点上,隐约的霓虹灯光下,青烟袅袅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