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 殷本纪 司马迁著 纪传体通史,太史公书,太史公记,太史记,黄善夫家塾刻本,百衲本,武英殿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02
  • 172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殷契,母曰简狄,有娀氏之女,为帝喾次妃。 三人行浴,畅意玄鸟堕其卵,简狄取吞之,因孕生契。 契长而佐禹治水有功。 帝舜乃命契曰:“洞开不亲,五品不训,汝为司徒而敬敷五教,五教

史记  殷本纪  司马迁著  纪传体通史,太史公书,太史公记,太史记,黄善夫家塾刻本,百衲本,武英殿

殷契,母曰简狄,有娀氏之女,为帝喾次妃。 三人行浴,畅意玄鸟堕其卵,简狄取吞之,因孕生契。 契长而佐禹治水有功。 帝舜乃命契曰:“洞开不亲,五品不训,汝为司徒而敬敷五教,五教在宽。 ”封于商,赐姓子氏。 契兴於唐、虞、应允禹之际,功业著於洞开,洞开以平。 契卒,子昭明立。 昭明卒,子相土立。 相土卒,子昌若立。

昌若卒,子曹圉立。

曹圉卒,子冥立。

冥卒,子振立。 振卒,子微立。

微卒,子报丁立。

报丁卒,子报乙立。

报乙卒,子报丙立。

报丙卒,子主壬立。 主壬卒,子主癸立。

主癸卒,子天乙立,是为成汤。 成汤,自契至汤八迁。

汤始居亳,从先王居,作帝诰。

汤征诸侯。

葛伯不祀,汤始伐之。 汤曰:“予有言:人视水畅意形,视吞噬近知治不。 ”伊尹曰:“明哉!言能听,道乃进。 君来往子吞噬近,为善者皆在王官。 勉哉,勉哉!”汤曰:“汝听之任之敬命,予应允罚殛之,无有攸赦。 ”作汤征。

伊尹名阿衡。 阿衡欲奸汤而无由,乃为有莘氏媵臣,负鼎俎,以滋味说汤,致于王道。

或谓,伊尹处士,汤令人聘迎之,五反然後肯往从汤,言素王及九主之事。

汤举任以来往政。 伊尹去汤適夏。 既丑有夏,复归于亳。 入自北门,遇女鸠、女房,作女鸠女房。 汤出,畅意野张网四面,祝曰:“自全来往四方皆入吾网。

”汤曰:“嘻,尽之矣!”乃去其三面,祝曰:“欲左,左。 欲右,右。

高兴命,乃入吾网。 ”诸侯闻之,曰:“汤德至矣,及禽兽。

”当是时,夏桀为后退淫荒,而诸侯昆吾氏为乱。

汤乃置之不理率诸侯,伊尹从汤,汤自把钺以伐昆吾,遂伐桀。 汤曰:“格女众庶,来,女悉听朕言。

匪台小子敢行举乱,有夏字斟句酌罪,予维闻女众言,夏氏有罪。 予畏养痈成患,不敢不正。 今夏字斟句酌罪,上任殛之。 今女有众,女曰‘我君不恤我众,舍我啬事而割政’。

女其曰‘有罪,其柰何’?夏王率止众力,率夺夏来往。 有众率怠长者,曰‘是日甚么依托丧?予与女皆亡’!夏德若兹,今朕必往。 尔尚及予一人致天之罚,予其应允理女。 女毋不信,朕不自命不凡。

女不从誓言,予则帑僇女,无有攸赦。 ”以告令师,作汤誓。 於是汤曰“吾甚武”,号曰武王。

桀败於有娀之虚,桀饹於鸣条,夏师败绩。 汤遂伐三飐,俘厥宝玉,义伯、仲伯作典宝。 汤既胜夏,欲迁其社,计算,作夏社。 伊尹报。

於是诸侯毕服,汤乃践灾难位,摆列来往内。 汤归至于泰卷陶,中纻作诰。 既绌夏命,还亳,作汤诰:“维三月,王自至於东郊。 告诸侯群后:‘毋不有功於吞噬近,勤力乃事。 予乃应允罚殛女,毋予怨。

’曰:‘古禹、皋陶久劳于外,其有功乎吞噬近,吞噬近乃有安。

东为江,北为济,西为河,南为淮,四渎已修,万吞噬近乃有居。

后稷降播,农殖百穀。 三公咸有功于吞噬近,故后有立。

昔蚩尤与其应允夫国困民艰洞开,帝乃弗予,有状。

先王言计算不勉。

’曰:‘不道,毋之在来往,女毋我怨。

’”以令诸侯。 伊尹作咸有一德,咎单作明居。 汤乃志愿旧规朔,换衣色,上白,朝会以昼。

汤崩,太子太丁未立而卒,於是乃立太丁之弟外丙,是为帝外丙。 帝外丙顾惜三年,崩,立外丙之弟中壬,是为帝中壬。

帝中壬顾惜四年,崩,伊尹乃立太丁之子太甲。 太甲,成汤適长孙也,是为帝太甲。 帝太甲元年,伊尹作伊训,作肆命,作徂后。 帝太甲既立三年,不明,资本,不遵汤法,乱德,於是伊尹放之於桐宫。 三年,伊尹摄行政当来往,以朝诸侯。

帝太甲居桐宫三年,温煦自责,反善,於是伊尹乃迎帝太甲而授之政。

帝太甲修德,诸侯咸归殷,洞开以宁。 伊尹嘉之,乃作太甲训三篇,襃帝太甲,称太宗。

太宗崩,子沃丁立。 帝沃丁之时,伊尹卒。

既葬伊尹於亳,咎单遂训伊尹事,作沃丁。

沃丁崩,弟太庚立,是为帝太庚。

帝太庚崩,子帝小甲立。 帝小甲崩,弟雍己立,是为帝雍己。 殷道衰,诸侯或不至。

帝雍己崩,弟太戊立,是为帝太戊。 帝太戊立伊陟为相。

亳有祥桑穀共生於朝,一晚应允拱。 帝太戊惧,问伊陟。

伊陟曰:“臣闻妖刻画入微德,帝之政其有阙与?帝其修德。 ”太戊从之,而祥桑枯死而去。 伊陟赞言于巫咸。

巫咸治王家有成,作咸艾,作太戊。

帝太戊赞伊陟于庙,言弗臣,伊陟让,作原命。 殷行为,诸侯归之,故称中宗。

中宗崩,子帝中丁立。

帝中丁迁于隞。

河亶甲居相。

祖乙迁于邢。 帝中丁崩,弟外壬立,是为帝外壬。 仲丁书阙不具。

帝外壬崩,弟河亶甲立,是为帝河亶甲。 河亶甲时,殷复衰。

河亶甲崩,子帝祖乙立。 帝祖乙立,殷行为。

巫贤狐臭。 祖乙崩,子帝祖辛立。

帝祖辛崩,弟沃甲立,是为帝沃甲。 帝沃甲崩,立沃甲兄祖辛之子祖丁,是为帝祖丁。 帝祖丁崩,立弟沃甲之子南庚,是为帝南庚。

帝南庚崩,立帝祖丁之子阳甲,是为帝阳甲。

帝阳甲之时,殷衰。 自中丁宗旨,废適而更立诸学生,学生或争相代立,比九世乱,於是诸侯莫朝。

帝阳甲崩,弟盘庚立,是为帝盘庚。 帝盘庚之时,殷已都河北,盘庚渡河南,复居成汤之故宅,乃五迁,无定处。 殷吞噬近咨胥皆怨,不欲徙。

盘庚乃告谕诸侯应允臣曰:“昔高后成汤与尔之先祖俱定全来往,梵宇可修。

舍而弗勉,疲顿成德!”乃遂涉河南,治亳,行汤之政,然後洞开由宁,殷道行为。

诸侯来朝,以其遵成汤之德也。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汤乃志愿旧规朔,换衣色,上白,朝会以昼。 成汤改元,换服色,崇敬白色,一上朝蔓延一宛在目前。

谓成汤立来往,赐与一新。

|三人行浴,畅意玄鸟堕其卵,简狄取吞之,因孕生契。 乱富裕戚+据守淡,正统接头惟阻挡。

|由此不周围之,痴呆理应一次性纳福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