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寂静岭中的十年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5
  • 21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今天阴天,本计划今天倒腾下花园,播种下百合,看来只能延后了。 “百合种子1一块钱3颗,野花种子1块钱400颗,都是从一元店买的。 那盒子上说要挖个2英寸的坑,把百合种子一颗

德国,寂静岭中的十年

  今天阴天,本计划今天倒腾下花园,播种下百合,看来只能延后了。

  “百合种子1一块钱3颗,野花种子1块钱400颗,都是从一元店买的。 那盒子上说要挖个2英寸的坑,把百合种子一颗一颗的埋下去,施肥浇水之类的,太麻烦。 我好不好跟那野花种子一样,一把扔出去,就算播种完毕了?”我一边煎着鸡蛋,一边探头跟奇奇微信视频。

  视频那头,奇奇愣了一下,笑道“亲爱的,这个也就只有你能想到,人家说明上怎么写的,你就应该怎样操作呀,你随便扔下去怎么行。

这么无知的问题不要问我”。   我投降作罢“那好吧,看来百合太娇贵了,那么麻烦才能伺候好。 不过为了到时候能长的茁壮,好让你把百合根挖出来给我煲汤喝,我就勉为其难一颗一颗伺候它罢。

”  话说枸杞、红枣、百合、绿豆,这些在中国随随便便的东西,好像一旦漂洋过海,就身价倍增了。 相信每一个出国留学生活的人,家里都会常备这些食材。 碰到各种着急上火的事,熬一熬,煲个汤,就成了排除万难的灵药。

其实更多是心理作用,更像一剂强心剂。

  不知道当年那个朝族女孩美珍,为她男友打胎前后,煲了多少次百合绿豆汤慰藉自己。   应该是同期不同班的语言班的同学吧。 晓峰是个山西男孩子,175的个头,身材适中,皮肤白白文质彬彬的。

美珍是我东北老乡,是个朝鲜族女孩。

美珍烧得一手好菜,但是气质长相,怎么说呢,比较白里透红吧,字面意思上的白里透红。

  那时候来Bonn上语言班的,大多都住学生公寓。 Tannenbusch就是一个极有代表性的学生公寓。 那里住客90%都是学生,这90%里还有90%是刚到德国不超过半年的。

那里离Bonn市中心的火车总站近,3站地铁的样子,方便出行也方便逃票。

像我一样,好多穷学生都是车头上车,等地铁开动起来,小心谨慎的挪到车尾,这时差不多3站路也就到了,可以下车了。

乘车回Tannenbusch被抓住逃票的概率相对较低。

  Tannenbusch的房子都是西德经济适用房类样式的,开放式的地铁站上面几座高楼,无规则的松松散散的分布着。

楼里面都是大走廊格局的,走廊两边是一间间小房间,走廊中间两测有公用的浴室和公用的厨房,厨房里面有灶台,地上放着很大的垃圾桶,垃圾不分类。 比较好的房间是带有独立浴室和洗手间的,房间里还有一个小的Herd,可以烧菜煮饭。   17岁18岁的年纪,女生情窦初开,男生青春健壮,碰到一起水乳交融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晓峰美珍就同居在Tannenbusch。 俩人每天恩恩爱爱携手同行的,在语言学校里算是一对显眼的爱侣。   新千年前后去德国留学的,一般来说家庭在中国只能算是小康,有的甚至不到小康。

晓峰美珍家里情况我始终不知晓,我看到的只是晓峰还是低调的,比较好学习的,一心备考要去Studienkollege大学准备预科,没开宝马奔驰奥迪大众,身上也没什么名牌。 美珍就更加低调的,低调到没有看到她有其他朋友,通常见到她,必是挽着晓峰一起的。

  有天跟宁姐聊起这些旧事,才知道一些背后发生的故事。

  “打起来了?”那天我很诧异的问宁姐。   “是啊,打起来了。 然后把我叫过去劝架。

一进屋,电脑、电视、盘子、碗都摔了,衣服全剪了,美珍趴床上往死里哭,晓峰脸上都挠出血了。 太可怕,太可怕了。 ”宁姐眉头紧皱说,“其实你说把我叫过去有啥用呢?大家都是同学而已,我跟晓峰还算几个月的同学,跟美珍并不是很熟啊,我去劝,怎么劝呢?我是跟晓峰说你别去东德念预科了,留Bonn准备当爹吧,还是跟美珍说你赶紧打胎吧,以后在怀不迟?”  “他俩为啥不用套呢?”我问。

  “你要知道爱情是能很容易让一个女人变成傻子的。 ”宁姐满脸的无奈:“然后过几天美珍就吃药了。

算好了时间,吃了之后给晓峰打的电话。

把门反锁了,警察救护车都出动了。

送医院洗胃,大人孩子都保住了。

然后隔了几天又把我给叫去了,当着一堆认识不认识的人,在医院跟晓峰又是一顿闹。

德国人都没见过这个阵势,那些小护士都被镇住了。 那时候没有Facebook朋友圈什么的,要是有,估计美珍第二条就上头条了。 标题就是《负心郎要去上学深造,准妈妈在家喝药断肠》”  “看来低调的女人小宇宙爆发的时候才最恐怖啊”我笑道“那后来怎样了?”  “后来还是上预科去了啊,去了萨克森的Freiberg,把美珍一个人留Bonn了,我也没咋跟她联系了”宁姐说“后来别人跟我说美珍出院后还是把胎打了,几周后搬去了晓峰那,再后来连晓峰我都没联系了。 不过听说后来有人在柏林看到他俩了,俩人推着童车带着小孩出去逛Kaufhof商场。

好像是2010年的事了。

”  不是说时间和人有几种组合么。 什么正确的时间错误的人,错误的时间正确的人之类的。

晓峰美珍算是哪一种呢?  看来有些事情真的不能对号入座的,生活的魅力可能就在于总会让明天或者后天给你一个大大的Ueberraschung/Surprise.  相比去美帝和UK的同学,去德国留学生活的同学,可能更像是1块钱400颗的野花种子,随便那么一撒,不用太多照顾,就生根发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