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八十六回 妇人之仁沧狼行最新章节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6
  • 189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随着陆炳的这一动,徐林宗的周身青气,也一阵暴涨,而围绕着他的青色战气还在他的周围形成了一团人形的状态,徐林宗的本人却是快如闪电,一下子飞出了三丈之外,太极剑带起一抹青色的剑芒,灿烂如云霞一般,

第一千四百八十六回 妇人之仁沧狼行最新章节

随着陆炳的这一动,徐林宗的周身青气,也一阵暴涨,而围绕着他的青色战气还在他的周围形成了一团人形的状态,徐林宗的本人却是快如闪电,一下子飞出了三丈之外,太极剑带起一抹青色的剑芒,灿烂如云霞一般,剑气透出五丈之远,直刺李沧行的后颈大椎要穴。 ↗,李沧行冷笑道:“你们既然要找死,那怪不得我了!”他的眼中,红芒一阵阵地暴闪,而全身上下的骨骼,暴豆一般地响动,汹涌的天狼战气一下子从他的周身逸出,瞬间就在他的身前和身后,同时布下了三层,加起来宽达两丈的战气之墙,而陆炳和徐林宗那去势如流星的身形,顿时就陷在了战气墙之中,举步维艰,想要向前冲出一尺,都变成了困难的事情。

靠着两面的战气墙防御,李沧行的本尊被裹在了一个直径约为五尺左右的球状真气里,这一下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他的脸上的表情,在痛苦地扭曲着,身子慢慢地蹲了下来,而浑身的骨节,都在剧烈地突起,一道道不知道是真气,还是骨骼的东西,在他的体内左突右起。

而李沧行的身上,不仅不停地涌出红色的战气,就连那本就已经非常发达而坚硬的肌肉,也变得更加粗大强悍起来,手臂的直陉开始渐渐地变粗,而手也开始变成两只巨大的狼爪,浓密的毛发随着真气的喷涌,从他的毛孔中长出。

而那之前消失的那道,如同战马鬃毛一样的长长毛发,从他的头顶到背部的尾椎,几乎是从骨骼与穴道中生生冒出,随着李沧行的双眼之中的红光越来越盛,他的。

屈彩凤厉声吼道:“好不要脸!”她的全身上下,粉色的天狼战气,瞬间暴起,而一边躲着的沐兰湘和林瑶仙。

只觉得一阵严寒刺骨,连忙又搂到了一起,一起运起了气,只有这样。 二女才不至于给冻僵。

沐兰湘突然觉得脚脖子处一紧,再一看,却只见那云涯子的残躯,正伸出手,想要揽住自己的脚腕。

而他的那张已经枯老到随时象要融化的脸上,却是写满了求生的神色,嘴唇在吃力地动着,虽然听不到声音,但分明是在说:“救我,救救我!”沐兰湘本能地想要把这个快死的魔物给踢开,但是看到他那眼神,心中又是一动,她本就是心地极为良善,从小到大的时候。

连只蚂蚁也舍不得踩死,成年之后虽然在江湖上打打杀杀一辈子,但即使是碰到大奸大恶之徒,也很难忍心痛下杀手,看到云涯子那求生的眼神,她的肚子里的胎儿又是一阵微微地蠕动,沐兰湘突然想着要给自己的孩子积点德,于是本要发力蹬走云涯子的那条腿,又停了下来。

林瑶仙的眉头一皱,想要抬起脚把云涯子给踢走。 沐兰湘连忙拉住了她,轻轻地说道:“他已经成这样,再也害不了人,刚才那陆炳的断魂天魔音是用魔气吼的。 他练的也是这种邪功,所以还不至于给伤到,但要是林姐姐踢走他,他肯定会给彩凤的天狼战气冻死的。

”林瑶仙轻轻地叹了口气,眼中闪过一丝哀怜之色:“沐妹妹,你就是这样。 太善良了,这早晚会害了你。 ”沐兰湘勾了勾嘴角,看着远处的李沧行,眼中闪过一丝崇拜与爱慕相交的色彩,如同少女见到第一个情郎时的那种心动不已:“没事的,只要,只要大师兄在,我就不会有事。

”屈彩凤勾了勾嘴角,浑身上下的寒冰战气一收,转头冷冷地说道:“沐妹妹,你对别人讲仁慈没问题,可是这个老怪阴险凶残,你别看他现在成这样了,一有机会,还会害你,你当心他会用什么邪法妖术,来吸你体内的真气,甚至,甚至会害了你肚子里的孩子。

”沐兰湘微微一笑,摇了摇头:“没事的,本来我身上的龙血,就是对他这一身邪气的最好制约,若是他真的起了害我之心,只要一运他的终极魔气,马上就会给我的龙血反制,只会害到他自己的。

”屈彩凤看了一眼那在地上几乎一动不动,偶尔抽搐一下,连眼珠子也不再转动的云涯子,眉头一皱:“不行,沧行让我留下来照顾你们,现在你又不把这鬼东西给踢走,万一出事,我没办法向沧行交代,我留下来守着你,不会让他害你。 ”沐兰湘笑道:“屈姐姐,你还是去帮大师兄吧,虽然,虽然他可以现在变成狼形了,但是陆炳和徐师兄都是盖世高手,他以一敌二,只怕还是吃力,就算苦战过关,一会儿还要和那个独孤求败打呢,我不想大师兄费太多的劲。 ”屈彩凤叹了口气:“沐妹妹,你真的相信,林宗……徐林宗他就是独孤求败吗?”沐兰湘听到这句话,秀眉微蹙,还不知道如何开口,一边的林瑶仙却冷冷地说道:“屈彩凤,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沧行认定的事情,你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否定?我看沧行还真没有说错,你就是对姓徐的还余情未了!”屈彩凤的眼中冷芒一闪,沉声道:“林瑶仙,我和沧行的事情,轮不到你插嘴,别以为沧行肯收留你,我就会真的跟你做姐妹,你现在人还没过来,就开始挑拨我和沧行的关系,我看你那想害人的心思,才叫没有改呢。

”林瑶仙厉声道:“我害什么人了?我最多是想要让沧行离开你,这不过是女人天性的妒嫉罢了,可你呢,你是直接就忘不了你的第一个男人,甚至可以为这个策划了一切的大魔头百般开脱,哪个更严重?你说徐林宗不是独孤求败,那你解释一下,姓徐的为什么装死那么久,看我们一个个倒下,都见死不救?!不是独孤求败,能冷血成这样?!”屈彩凤的喉头动了动,这个事情她确实无法解释,只能喃喃地说道:“他说,他说是有苦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