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山寺外命案引出千年诅咒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24
  • 198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日寇密谋夺碑1937年12月,日军攻陷南京。 消息传到苏州后,当时盘踞在那里的侵华头目松井石根欣喜若狂,他亲率百余护卫策马狂奔到寒山寺,在《枫桥夜泊》诗碑前合影。 这块诗碑是由清代

寒山寺外命案引出千年诅咒

日寇密谋夺碑1937年12月,日军攻陷南京。 消息传到苏州后,当时盘踞在那里的侵华头目松井石根欣喜若狂,他亲率百余护卫策马狂奔到寒山寺,在《枫桥夜泊》诗碑前合影。 这块诗碑是由清代著名学者俞樾手书的。

松井石根知道日本天皇裕仁喜欢《枫桥夜泊》一诗,便将这张照片寄给了裕仁。 裕仁接到照片后大喜,表示想一睹寒山寺诗碑的真容。

于是,日军参谋次长多田骏出了一个馊主意,让裕仁下诏书给松井大将,把《枫桥夜泊》诗碑从苏州运往日本。 松井石根接到敕电后,想到诗碑在苏州乃至华夏民众心目中的地位,不能强行掠碑,于是他召见了日本大阪朝日新闻社随军记者长谷川信彦,商议如何巧取诗碑。

经过一番密谋,诡计出笼。

他们在《苏州新报》发表一条消息,以大阪朝日新闻社举办东亚建设博览会的名义,要将寒山寺碑运至大阪陈列。 随后,松井石根命部下特高课课长小丘策划了一个天衣行动,组织精干特工乔装成海盗,随时待命;另派干练特工在日本本土博览会结束时对《枫桥夜泊》诗碑进行掉包,用假碑换下真碑。

待运碑船启程返回途中,待命的海盗特工迅速采取手段,使运碑船和假碑同沉汪洋,而真碑则被留在日本。 法师刻碑瞒敌刊登在《苏州新报》上的有关诗碑的报道,寒山寺住持静如法师也看到了。 这位爱国法师立即请苏州石刻大师钱荣初到寺。 静如向钱荣初奉上20根金条,请其刻一假碑,以瞒日寇。

钱荣初一听当即答应,且不收一文。 钱荣初仅用两天时间就将《枫桥夜泊》诗碑仿刻成功。

岂料,就在钱荣初仿刻诗碑时,却被大汉奸梁鸿志的远房表弟、特务头目朱君仁盯上了。

原来,梁鸿志为向日皇邀宠,怕诗碑被人掉包,便派朱君仁密切监视寒山寺。

在静如和钱荣初运仿碑进寒山寺时,将其截住。 梁鸿志得到消息后,派人将仿碑运到南京,并写信向松井石根献媚,建议日军悄悄将苏州寒山寺内的《枫桥夜泊》诗碑用商船运往日本,与此同时,将钱荣初刻制的仿碑当作真碑在南京总统府内展出。

然而,松井石根认为,这是梁鸿志和他在天皇面前争宠,当即否决了梁鸿志移花接木运碑之计,而命令小丘提前执行天衣行动。 然而,就在天衣行动启动的前一天,一桩诡异的命案发生了,松井立即下令停止行动。 石刻大师殒命1939年3月20日早晨,一批到寒山寺进早香的香客,在山门外发现了一具尸体。 这个消息传遍了姑苏古城。

很快,尸体身份确定了,居然是钱荣初。 松井石根听到消息后,立即命令日本宪兵队将尸体运回,并让法医对死者进行验尸。 法医发现死者上衣口袋内有张纸条,就转交给松井石根。

松井石根打开纸条一看,顿时面如土色,原来这张纸条用鲜血赫然写着:刻碑、亵碑者死!吾忘祖训,合(活该)遭横事!这分明是个诅咒呀,看那意思,无论是谁,无论有何原因,只要敢打诗碑的主意,就不会善终。

想到这里,松井石根惊出一身冷汗。 但是在内心里,松井石根还是很疑惑,这个诅咒是真是假呢?松井石根立即放下军务,一头扎进故纸堆,查阅有关《枫桥夜泊》诗碑的历史记载。

随着他对《枫桥夜泊》诗碑研究的不断深入,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原来,据野史记载,关于诗碑诅咒的传说确实存在,而且,这个诅咒竟然是中国唐朝皇帝唐武宗发出的。 一个千年传说传说,唐武宗酷爱张继的那首《枫桥夜泊》诗,迷信长生的他在死前一个月,敕命京城第一石匠吕天方精心刻制了一块《枫桥夜泊》诗碑,当时还说自己升天之日,要将此石碑一同带走。 并且,唐武宗临终颁布遗旨:《枫桥夜泊》诗碑只有朕可勒石赏析,后人不可与朕齐福,若有乱臣贼子擅刻诗碑,必遭天谴,万劫不复!虽然这只是传说,但也并非仅仅是空穴来风。

经查证,《枫桥夜泊》诗碑民间(相对于帝王之家而言)始刻于北宋,作者为翰林院大学士郇国公王珪。

王珪自刻碑后,家中连遭变故,王珪本人也暴亡。

第二块《枫桥夜泊》诗碑的作者是明朝书画家文徵明,诗碑玉成不久,文徵明亦身染重疾,含恨辞世。

清代大学者俞樾是第三块《枫桥夜泊》诗碑的作者,当时的江苏巡抚陈龙重修寒山寺时,请俞樾手书了这块石碑。 俞樾作书后数十天,便倏然长逝了……夺碑计划中止时空再回到1939年的苏州。

钱荣初的暴毙和相关历史资料让松井石根不得不得出一个结论:此碑真的是烙上了千年的诅咒,只配帝王把玩和拥有。 日本天皇虽也是一朝天子,但他是异国之君,万一也难以跳出唐武宗诅咒的怪圈,那该如何是好呢?松井石根越想越怕,他怕盗夺诗碑的行动会妨主妨己,遂将悟出的道理电呈裕仁天皇。

裕仁经反复权衡,准奏。 于是,松井石根彻底放弃了这个计划。

谄媚的赝品石碑如今,不仅苏州有《枫桥夜泊》诗碑,在南京的总统府内也有一块。 记者探访了这块让人诚惶诚恐又充满神秘的石碑。

石碑比人还高,汉白玉质,放在总统府煦园东长廊南端小亭内,碑的正面、背面以及其中一个侧面都有字。

记者注意到,碑文的落款是:俞樾。

总统府的这块碑,曾经引发了寒山寺和总统府《枫桥夜泊》诗碑谁真谁假的争论,一时间吵得沸沸扬扬。 总统府陈列研究部的陈宁骏揭秘说,上世纪80年代初,在一次较大规模的整修中,在西花园桐音馆东南假山附近发现了这块诗碑,为了保护它,就把它迁到了长廊里。

在迁移中,他们发现碑座上刻有七排文字:大日本帝国陆军省海军省后援,大阪朝日新闻社主催大东亚博览会,中华民国维新政府出品,寒山寺诗碑于大阪朝日新闻社……日本石材工作,株式会社谨制。 这说明,总统府的这块诗碑是寒山寺的复制品。

根据之前掌握的资料,这块碑应该就如前文所说,1937年12月,日寇占领长江下游及当时中国首都南京,其头目松井石根在寒山寺与石碑合影后,日本侵略者将喜爱至极变成了丧心病狂的疯狂掠夺,想把这块诗碑运回本国、据为己有。 为了保护这块石碑,苏州钱荣初老人连夜刻碑,传出以赝碑迷惑日寇的动人传奇。

但是操作途中,汉奸将仿碑截住,用专车运到了南京,密藏在总统府内。

但是陈宁骏却说,还有一种说法是,煦园内的这块石碑是1939年3月,维新政府在成立一周年之际,为了博得日本主子的欢心,按原碑大小字样,重新制作的。 在当时,这块碑是汉奸们奴颜媚笑、迎合奉承的道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