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坠星一击·沙基拉!(四更求订阅!)口袋之数据大师最新章节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8
  • 177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哞!!”原本注意力在大针蜂身上的喷火驼立刻感受到了地下传来的威胁感,它低下头,然后不安的踢了踢前蹄。 “这是?!”篝火的脸色凝重了起来,她毫不犹豫的指挥着双弹瓦斯后撤,同时打了个手势让

第二百六十五章 坠星一击·沙基拉!(四更求订阅!)口袋之数据大师最新章节

“哞!!”原本注意力在大针蜂身上的喷火驼立刻感受到了地下传来的威胁感,它低下头,然后不安的踢了踢前蹄。 “这是?!”篝火的脸色凝重了起来,她毫不犹豫的指挥着双弹瓦斯后撤,同时打了个手势让隐藏在暗处的狃拉过来护卫她。

曾经让喷火驼感知过大地韵律的她深刻明白这股震动所代表的是什么——是力量!嗡!大针蜂身后的翅膀一动,便划过数道残影出现在了殿的面前,它看着那道白光,感受着这股熟悉却又陌生的气息。

殿缓缓吐了口气,感觉浑身都轻松了一大截,因为,不出意外的话,他辛苦这么久终于等到了今天。 他慢慢闭上眼睛,从城都地区毅然决然的放弃白银山大会到舍弃了许多去寻求四天王科拿的庇护,再到阿尔米亚一年的蛰伏,其中的艰辛真的是只有他知道。 人生有多少个选择?几度春秋?几次机遇?他几乎是将自己的一部分未来和人生的一部分时光都压在了这只灰绿色的身影身上。

这一句走来,殿也曾经迷茫过,甚至于有些时候,甚至于整晚都睡不着觉,但是他依然还是扛过来了。

如今就是所有的苦难结果之时。 他所寻求的一部分未来就在这道白光之中,起码,现在他的心神都为之恍惚摇曳。

因为比起其他的什么头衔甚至于名望,这才真实不虚的东西。

是他真正的与这个世界最深的羁绊之一!“由基拉,恭喜。

”殿心里默默念道。 他再次睁开双眼,慢慢伸手,仿佛把握到了一股深埋于地上的律动,而就在他伸手的瞬间。 白光消失!地下漆黑的眸子睁开!转瞬却仿佛度过一个春秋一样漫长的沙基拉慢慢开始驱动起了体内生疏却又庞大的能量气流。

轰!!!!表面的红色沙海直接被冲击了起来,一道红影就像是流星一样从红色沙海中破空而出,向着下方的喷火驼坠击而去。

轰!狂暴的加速度导致气流和沙基拉的红色外壳摩擦炸裂出了一团团火花,最终形成了一个将近两米大小的火球撞击在了喷火驼身上。 时间骤停!声音突然消失!四周的风沙也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排斥了出去。 最终,一股庞大的冲击波从中向着四面八方溅射飞出,整个沙地都一震,并且以喷火驼为中心向着四周裂开了一道道恐怖的伤痕,就像是被打碎的琉璃一样。 紧接着‘轰然’一声,无穷无尽的红色细沙就像是失重了一样向着火红的天边飞去,看起来仿佛密密麻麻的红色萤火虫一样,充满了别致的美感。

“刚才……那是……沙基拉?”天本教授看着下方的场景,第一次对于训练家这个职业有了深刻的认知,虽然她之前听说过有些资深的训练家实力惊人,但是,没想到居然会惊人到这种程度。

而且,这一男一女恐怕代表的也只是联盟大局下的中层训练家而已,可想而知,如今的联盟到底掌握着怎么样的力量。

这是远远超过古代王国时代,或者战争年代的新时代,而如今的训练家们在各种领域接连突破的带动下,也逐渐攀登上了一个新的巅峰。 “沙……基拉?”一旁的莎拉公主则重复性的念出了这个名字,突然,她摆了摆头,然后有些敬佩的看了一眼殿,能够培育出这么厉害的神奇宝贝,想必应该是十分厉害的人吧。

然而,作为当事人的殿却反而皱起了眉头,因为对于他而言此刻的输与赢并不重要,重要的则是为什么他的沙基拉会是异色?这会不会对于沙基拉本身产生不好的影响。 “可怜!停战!”于是他毫不犹豫的抬手示意不打了,现在对于他而言,检查沙基拉的身体才是第一要务,除此之外的事情都没有追究的必要。

“真诚君……”篝火原本正吃惊于沙基拉的力量,她听到了殿的喊话后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嘛,这只有意思的沙基拉等到以后再研究也不迟。

”她嘻嘻笑了一下,然后拍了下手,其旁边的沙地中突然窜了出来一只气喘吁吁的喷火驼,看来刚才的那记横冲直撞对于它而言,也不是那也好接下来的,“拜拜,真诚君。

”篝火重新带上了红色的手套,然后对着脚下的双弹瓦斯示意了一下,便在一阵黑雾中消失了踪影。 殿则迅速的跑向了深坑处,只见足足有三米多深的深坑当中正躺着一只两只眼睛冒着圈圈有些混乱的红蛹神奇宝贝。 “呼——”他松了口气,看来只是横冲直撞的后作用。 他从背包中掏出了一枚绿姆果正准备扔下去便看到下方的沙基拉浑身亮起了一道微弱的白光,便慢慢通过喷出的气流晃晃悠悠的升了起来。 嗡!大针蜂迅速的闪身过来,挡在了殿的前面,因为它哪怕在老远都能感觉到对方身上散发而出的狂暴气息。

殿也知道大针蜂的担心不无道理,因为沙基拉时期,其体内的狂暴能量在不停塑造着其未来坚不可摧的强大身躯,并且一股股能量气流还在其中盘旋不定。

所以基本上,沙基拉的形态对于其而言不是很舒服的一种状态,反而却是一种极为痛苦的被束缚的状态。

哪怕是一名普通人被束缚在一个棺材里,时间长了恐怕没有精神病都会变成精神病,更何况理智程度还不如人类的沙基拉。

但是!训练家如果畏惧自己的神奇宝贝,那还如何称之为训练家!“没事。

”殿对着大针蜂摇了摇头,然后越过其走向了未知的沙基拉,“我相信它。

”大针蜂似乎对于这句话有所触动,它沉默了片刻,对着沙基拉点了点头,便让开了。

殿走过去,目光没有离开那双狂暴的黑色瞳孔,两者对视了片刻。

沙基拉慢慢降落在了地面上,然后闭上了眼睛,开始强制让自己昏睡了过去。 殿拿掉了自己右手的手套,平整的放在了沙基拉的身上,便感受到了一股磅礴的能量在不停的孕育中,与此同时,他的右眼前也刷新出了对方的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