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四回 鬼哭狼号沧狼行最新章节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6
  • 182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下一页云涯子的眼皮跳了跳,阴森森地说道:“沐兰湘,你别以为你的大师兄无所不能,他要真的是算无遗策,现在又怎么会中了本仙的妙计,还要你们这些女人来保护呢?哼,本仙只不过是一念之仁,想提供一个大家

第一千四百二十四回 鬼哭狼号沧狼行最新章节

下一页云涯子的眼皮跳了跳,阴森森地说道:“沐兰湘,你别以为你的大师兄无所不能,他要真的是算无遗策,现在又怎么会中了本仙的妙计,还要你们这些女人来保护呢?哼,本仙只不过是一念之仁,想提供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办法,你们若是不知好歹,以为本仙真的拿不住你们吗?“沐兰湘柳眉倒竖,厉声道:“都能接受的办法?你想抢我肚子里的孩子,得到了这龙血之力,你就可以横行天下,到时候你还会放过我们?宗主,你别以为我沐兰湘是个傻子,会上你这样的当!无论是我这么多年学的侠义之道,还是大师兄对我的教导,我都不会跟你有任何违背天道人伦的交易,你死了这条心吧。 ”沐兰湘说着,长剑一抖,一下子拉出了三个两仪气旋,横在身前,沉声道:“对你这等妖物,只有刀剑才是最好的语言,你擅长蛊惑人心,严世藩,陆炳,冷天雄他们纷纷被你引诱,蛊惑,因为他们心中有贪念,有邪恶,所以才会被你一步步地,无限地放大,最后堕落成你的奴仆,可我沐兰湘没有,我所求的,只有大师兄,我追求的是光明和正义,不会和你这个魔鬼做交易!大不了放手一搏,就算战死,也没有遗憾。 ”云涯子的眼中闪过一丝杀意:“沐兰湘,本仙再说一遍,这是本仙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了,你别不识抬举,一会儿本仙使出仙术,管教你形神俱灭,到时候,你的大师兄连给你收尸的机会也没有!!”沐兰湘哈哈一笑:“妖贼,你要是真有这个本事,早就使出来了,还会等到现在?别嘴上逞强了,有本事。

放马过来试试?”就在这时,屈彩凤的声音突然在沐兰湘的耳边响起:“妹子,当心,这妖贼有断魂天魔音。 他可以吼三次的,刚才只吼了一次就让你从刀浪上掉了下来,一定要当心啊!”沐兰湘的心中一动,刚想说什么,只见云涯子的丹田之处一股子巨大的气团上涌。

直到胸口,她马上就心中暗道:“不好!”也顾不得进攻云涯子,三个两仪气旋被她的七星剑一抖,****而出,直奔云涯子而去,而她的身子,则是向后极速倒飞,而她的双耳,也紧跟着封闭了起来。

可是这一切还是晚了,巨大的气团通过了云涯子的胸口。 然后从他的脖子向上,到达他的嘴部,狠狠地脱口而出,“断魂天魔音”,如同万鬼厉啸,空气都似乎在剧烈地燃烧,爆炸。 而随着云涯子口中的黑气,汹涌而出,弥漫了整个空间,他的一头灰发。

却是以惊人的速度,在变白,顺滑如女子般的发丝,一下子枯萎不堪。 如同坟土荒草一般,而他的那张虽然苍老,但仍然光洁红润的脸,也一下子变得深沟大壑一般,皱纹生长的速度,就如同被这断魂天魔音所吼。 在地上新生的地缝的速度一样,疯狂地增加!沐兰湘只觉得两只耳朵里,如同有十二级的北风在怒吼着,呼呼地向着耳道里灌,几乎要把头给炸开了,她很想开口,缓解这巨大的压力,可是刚一张嘴,这断魂天魔气,就从口鼻之中灌了进去,让她的五脏六腑,都剧烈地震动起来,就连那腹中已经许久安宁的胎儿,这会儿也是一阵疯狂的挣扎。

那份痛苦的滋味,如同烈焰焚心,说不出的难受。

沐兰湘咬着牙,想要强行运起两仪真气,以抵御这可怕的断魂天魔音,可是刚一从丹田运气,腹中的胎儿就是拼命的一阵躁动,她怕伤到胎儿,哪还敢再强运真气!而沐兰湘的身子,就如同一片飘飘的柳絮一样,在漫天的风沙之中,被重重地抛上半空,又一个大浪打下,狠狠地击出十余丈远。

沐兰湘拼尽最后一点力量,勉强地把身子给转了过来,以让自己落地的那一瞬间,没有腹部着地,而是以背部摔到了地上的一个沙坑之中,全身上下的骨头都象散了架一般,口鼻处尽是鲜血流淌,哪还有半点力气可以起身?恐怖的厉啸之声,终于渐渐地平息,漫天的黑气,渐渐地消散,屈彩凤周身的黑冰,被震得粉碎,她那天仙一般的容颜之上,耳鼻口处都有道道鲜血流出,可是她的身子,却笔直僵硬地立在原处,一动不动。

而云涯子的身形,终于从那漫天的黑气中显现出来,在这一瞬间,他的脸上已经是老秋横秋,皮肤如同枯树皮一般,不见一丝光泽,而这张刚才还可以称得上丰润如玉的老脸,这会儿也是如同黄土高原一般,给冲刷得是千沟万壑,道道纵横。 一瞬间,他仿佛老了一百岁,如同一个千年古尸,说不出的可怖。

云涯子的一双眼睛里,也变得绿光惨惨,他的全身上下,看起来就象是一层老皮挂在骨头上,极为吓人,而血肉都几乎不复存在,被柳生雄霸划开的前胸处,隐隐可以看到什么东西在心脏的位置跳动,就连五脏六腑的轮廓,也清晰可见起来。 他的声音,带着无尽的杀意:“沐兰湘,这可是你逼我的!”沐兰湘的身子已经起不来了,她勉强想要用肘部把自己的身体给支起来,可是两次都没有成功,终于倒了下来,她的嘴角边的血,几乎是止不住,裙摆之处,也是一片殷红,刚才好不容易止住的血,又再次崩溃而出,而小腹还在微微地抽动着,也不知是胎儿的动作,还是艰难的呼吸。 沐兰湘咬着牙,一手撑着身体,一手捂着腹部,吃力地说道:“你,你竟然还敢,还敢用,用断魂,断魂天,天魔音,我,我。 。 。 。 ”云涯子阴森森地说道:“这都是你逼本仙的,你这个龙血胎儿,实在是太讨厌,本仙近不了你的身,就只有出此下策了,不过现在,你已经无抵抗之力,本仙现在就要切开你的肚子,生吞这龙血胎儿,哈哈哈,这味道,一定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