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US》:今敏所有经典元素,都在这部漫画里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8-14
  • 4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主角-反派”镜像双生书中的《RESONANCE》因人气不佳而被出版社腰斩,作品之外《OPUS》也因出版社倒闭惨遭腰斩。 作品内外,两本漫画《RESONANCE》与《OPUS》,永井力与

《OPUS》:今敏所有经典元素,都在这部漫画里

“主角-反派”镜像双生书中的《RESONANCE》因人气不佳而被出版社腰斩,作品之外《OPUS》也因出版社倒闭惨遭腰斩。 作品内外,两本漫画《RESONANCE》与《OPUS》,永井力与今敏,不同样是一对镜像对照吗?可以说,原本《OPUS》的停刊腰斩是一场意外,但通过今敏妙笔力挽狂澜,最终让它变成了一个作品内外处处有呼应的“神结局”。 虚构与真实的边界再次被模糊,堪称史上最神烂尾!后期动画的创作母题与今敏的人生自传《OPUS》的创作连载于1995-1996年,而后今敏就投入了长篇动画处女作《未麻的部屋》的制作。

所以《OPUS》是今敏动画创作之始,也是他所有母题的源头。

如果是今敏铁杆粉丝,你一定能在这里找到其动画生涯理念的原点。 比如《未麻的部屋》中的焦虑与镜像,《OPUS》中化为创作者的焦虑,一遍遍借人物之口诉说。 而《OPUS》与《RESONANCE》,永井力与假面人……这一对对镜像,也在上文分析过这里不再赘述。 《千年女优》中的“元电影”元素与影像造梦者的主题,在《OPUS》中化为“元漫画”与漫画造物主。 同样是以虚拟编织绮梦,故事讲述者,从漫画到电影不过是载体的变迁。

《妄想代理人》前期视角变幻带来“众生皆苦”之叹,在《OPUS》中则是漫画人物愤懑于创作者的残忍,当他们看到现实世界也有诸多无奈,便也理解之同情起来。

而花式穿越的主旨,一直延申到《妄想代理人》警察一行人无限穿越于各个世界,十年后今敏仍然乐在其中。

《红辣椒》则不用多说,制造梦境与多重嵌套,在《OPUS》中也反复提及。

穿越以后永井力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穿越回去后以为是梦醒了。

梦侦探在一个个梦境中穿越,梦境互相嵌套,与《OPUS》这个嵌套故事又是何其相似呢?不只是创作理念的原点,《OPUS》整本书都带有自传色彩,可以说是半本《我的造梦之路》。 书中永井力的漫画工作室,就是今敏参照自己的工作室画的。 而女主角理子(也是永井力的理想型),形象和今敏夫人几乎一模一样!书中反复念叨着作者在死线前赶稿、编辑上门催稿、画不出来的创作者的焦虑,多多少少也是今敏自己的投射。

看过《我的造梦之路》的朋友,一定不会忘记今敏在制作《未麻的部屋》时是怎样四处灭火、繁忙混乱的。

甚至当永井力喊出那一句经典的“吾命休矣!”也不禁让我们会心一笑。

书中《RESONANCE》被杂志社决定腰斩,而《OPUS》本身也因杂志社停刊而被腰斩,90年代泡沫经济的崩溃从书里蔓延到书外。

作品中不愿意草草完结的永井力,跳到第三层时空冲着“今敏”高喊:“你要对自己的作品负责!怎么可以挖坑不填呢!”永井力与“今敏”,都是今敏本人的化身。

这又未尝不是今敏心里的两个小人在互相争斗的场景呢?今敏21岁漫画出道,27岁第一次连载长篇作品,到32岁开始画《OPUS》。 历经200个超越极限的日夜,在狭窄的六叠半居所,今敏以血泪凝结成这部的恢弘力作。

创作者的苦涩与哀乐,尽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