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三十三回 情殇沧狼行最新章节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12
  • 145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cpa300_4;李沧行使劲地摇了摇林瑶仙,可这回她却是真的长晕不醒了,几乎连呼吸也听不见,若不是胸口还在微微地起伏着,李沧行真会以为,伊人会就此消逝了。 云涯子的怪笑声响了起来,透出一

第一千四百三十三回 情殇沧狼行最新章节

cpa300_4;李沧行使劲地摇了摇林瑶仙,可这回她却是真的长晕不醒了,几乎连呼吸也听不见,若不是胸口还在微微地起伏着,李沧行真会以为,伊人会就此消逝了。 云涯子的怪笑声响了起来,透出一股无比的得意:“哈哈哈哈,太有意思了,最毒妇人心啊,真的是一点不错,屈彩凤的嘴,沐兰湘的手,竟然把林瑶仙就这样活活给气死了,哈哈哈哈哈哈。 ”李沧行的心痛得几乎要喷出一口血来,尽管林瑶仙从没有走进过她的内心,而且因为她几次三番地陷害屈彩凤和沐兰湘,自己的心底里,对这个一直暗恋自己的姑娘还是有着不小的戒备。 就是刚才李沧行抱着林瑶仙过来的时候,林瑶仙那很享受地趴在自己的怀中,脸上尽是幸福的模样,他甚至以为林瑶仙会跟凤舞一样诈伤,来博得自己的同情,屈彩凤为他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真实想法,所以他虽然嘴上呵斥了一下屈彩凤,但内心深处,却是偏向屈彩凤的。

但这一次,血淋淋的事实,却让李沧行无比地懊恨交加,他恨自己为什么先入为主地认定林瑶仙又在骗自己,为什么不哪怕是运功探查一下她的伤势,这个姑娘,虽然妒忌心太强,容不下彩凤和小师妹,但她那舍命地护着自己,一步不退的样子,却已经在李沧行的脑海里,留下了深刻的烙印,那一瞬间,他几乎把这个精灵一样的女子,和凤舞划上了等号。 李沧行的心在滴血。 难道对林瑶仙的态度,不就是自己以前对凤舞的态度吗?这两个性格倔强。 却又对自己爱入灵魂的女子,虽然手段酷烈。

但几次三番地救了自己。 以前自己因为凤舞的身上有太多的谜题,太多隐瞒了的过去,而不敢,或者说不愿接受她的爱,最终导致凤舞走上了绝路,害人害已,只有到她香消玉殒的那一瞬间,自己才明白,原来自己的心中。

一直有凤舞的一席之地。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黑夜精灵一样,娇小柔弱的女子,已经成了自己生命中的一部分,再也无法割舍,即使后来知道了凤舞是害自己与小师妹多年不得相聚的元凶首恶,自己对她也是恨不起来,李沧行很清楚地知道,那绝不是因为凤舞最后为自己挡了一枪。

付出生命的原因!可是林瑶仙,却是和凤舞几乎截然不同,至少从外表上看是这样,凤舞就象一团火焰。 从不掩饰对自己的爱慕,也从不会因为女儿家的矜持而保持和自己的距离,近乎是死皮赖脸地粘着自己。 求自己的保护与安慰。

而林瑶仙,却是外冷内热的典型。 这个冰山美人,外表沉静。 深明大体,但对自己的爱情之酷烈,却不亚于凤舞,沐兰湘和屈彩凤的任何一人,也甘愿扔下一切,甚至生命,来守护自己,就连她练那九阴真经,变得不人不鬼,最后被云涯子以邪功反噬,也可以说是逆练九阴真经的恶果。

李沧行的眼光,落在了林瑶仙那已经齐肘折断的臂上,在这断臂之处,黑冰所结,又与平时的终极魔所有所不同,这冰块的颜色,黑中透出一股紫色,没有那么寒冷,却是透出了一股子阴寒之气,隐隐之间,连她上臂的骨骼也若隐若现。 李沧行终于明白了过来,为什么林瑶仙在之前对付地行杀手的时候,挡在自己身前,使出九阴白骨鞭的时候,会如同千年厉鬼,连周身骨骼也能泛起莹莹绿光了。

那正是因为她强练九阴真经,步入邪道,几乎全身的肌肉尽毁,只剩一层皮包骨头了,也正是如此,她才会如此地脆弱,九阴真气在双肘处被终极魔气所凝结,生生地冻掉自己的两条前臂了!李沧行的虎目含泪,这下他终于陷入了无比的自责之中,正是因为对自己的爱恋,多年来求而不得,这才让这个可怜的姑娘,不惜毁掉自身,以练那妖法邪功,这点,和凤舞实在是太象了。 李沧行的内心深处,很讨厌有心机的女人,连带着这些年来,从没有关心过林瑶仙的内心,甚至觉得这个女人太烦,太可怕,虽然嘴上与她兄妹相称,但实际避之唯恐不及,没有想到,自己这样的做法,终归害了她,让凤舞的悲剧,几乎再一次地重演。 李沧行的眼前,浮现起凤舞死时的情形,那张美丽的瓜子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嘴角边流下了长长的血流,却是紧紧地搂着自己,在那一瞬间,她终于得到了自己的原谅与真爱,那大概是她这悲惨的一生之中,最幸福的一刻。 这一幕,早已经在李沧行的脑海中深深地定格,而那张熟悉的脸,却渐渐地和面前怀中的林瑶仙的脸,重合了起来,泪眼模糊之中,几乎难以分辨。 李沧行突然脑海里有个强烈的声音在大吼:“李沧行,你想再一次地失去这个深爱你的女人吗?你想让第二个凤舞出现吗!?”在这一瞬间,李沧行的心中,所有对林瑶仙的戒备与不满都放了下来,他紧紧地环住了林瑶仙的娇躯,却发现林瑶仙的****,几乎都已经平坦如男子了,多年前曾经是那么地丰满挺拔的双峰,几乎已经完全消失不见,只有那冰冷的肋骨,重重地顶在自己的胸前,与其说这是一个女人,不如说自己抱着一具骷髅。

李沧行的眼中,已经是泪光闪闪,虽然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只是因为伤痛未到落泪时,这一瞬间,李沧行终于明白了林瑶仙为自己做的所有事情,为了求而不得的爱情,或者说是为了无法化解的妒忌,这个天仙般的姑娘,选择了毁灭自己的方式,可是现在,她双臂尽折,却如同一个断翅的天使,是那么地柔弱,那么地可怜。

云涯子的怪笑声一刻也没有停下:“哈哈哈哈,九阴真经,还真是邪门呢,幸亏当年本仙忍住了诱惑没去练,要不然,也都跟这林瑶仙一样,练得皮包骨头,不人不鬼了呢,李沧行,你是不是很失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