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年 我受尽丈夫前妻疯狂骚扰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23
  • 12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秀越(化名)柔弱无骨的玲珑模样,让我想起了春风中的柳丝。 她告诉我她祖籍江苏,后来随父母来到湖北一个小城。 这次是专程前来讲述心中郁积的烦恼。 一个不期而遇的男人上个周末,我

15年 我受尽丈夫前妻疯狂骚扰

秀越(化名)柔弱无骨的玲珑模样,让我想起了春风中的柳丝。 她告诉我她祖籍江苏,后来随父母来到湖北一个小城。

这次是专程前来讲述心中郁积的烦恼。

一个不期而遇的男人上个周末,我去我家附近的一家菜场买菜,不期碰到了久芳(化名)的姐姐,久芳是我老公老杨(化名)的前妻。 我还来不及躲避久芳的姐姐,她就冲到我面前,把我胸前的衣服一扯,大声叫道:你这个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顿时有很多目光朝我射过来,我的衣服扣子也被扯掉了两颗,那种难堪让我恨不得在地上找个地洞钻进去。

回到家里我就决定,要来讲述我的故事,让世人评评理,我究竟犯了什么错我的故事太曲折了,真的是说来话长。 秀越语气很平静,但表情很有舞台感觉。 这种反差让人好奇。

在老杨结婚前,我跟老郝(化名)已经结婚快10年了。 老郝学历高,工作能力强,人也很儒雅,对我也很体贴,可是因为他生理上的缺陷,我们实际上是一对无性夫妻。

但尽管如此,我从来没有想过要跟老郝离婚。

我们收养了一个姑娘,视若己出,过着虽然无奈但还算平静的生活。

可是老杨的意外出现,却搅乱了我跟老郝的生活,彻底逆转了我的人生轨迹。 那是1994年的夏天,爱俏的妹妹嚷着要减肥,要我陪她去跳舞。 刚好那段时间老郝调驻外地,孩子也送到爷爷家去了,我很清闲,就天天下班后陪妹妹去一家舞厅跳舞。 可能是我们俩一个跳男步一个跳女步,也可能是我们天天去,时间一长,老杨就注意到了我们,偶尔请我们跳一曲。

当时我只知道他是舞厅老板的一个朋友,在帮忙照看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