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评:高速收费,公开才有公信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07
  • 48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将坚持用路者付费原则,未来收费公路将基本为高速公路”,在交通部2015年度第一次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新闻发言人在谈及“如何进一步深化收费公路改革”时如是说,并表示“深化收费公路改革是一项重点工

人民网评:高速收费,公开才有公信

“将坚持用路者付费原则,未来收费公路将基本为高速公路”,在交通部2015年度第一次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新闻发言人在谈及“如何进一步深化收费公路改革”时如是说,并表示“深化收费公路改革是一项重点工作”。 来自官方的回应,再次把高速收费问题,置于舆论的聚光灯下。 应该承认,在政府投资不足的情况下,公路收费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财政压力,促进了交通发展,让社会的生产生活更加便利。 如果没有收费公路政策,就不可能有今天四通八达的高速公路网,也无法解决“要致富,先修路”的“瓶颈”制约。

从这个角度来看,公路收费有其合理性。 在中国公路发展历史上,“贷款修路,收费还贷”,曾是一种行之有效的行动方案,也是高速公路收费最强有力的依据。 但是前段时间,“高速延期收费”之所以引发轩然大波,是因为公众无法理解,为什么临近到期却贸然宣布延长收费?说好的到期免费呢?更深层次的质疑,则在于这种言之不预的决策方式,是否遵守相关程序?是否符合法律规定?当然,一些地方宣称延长收费的理由,往往不谋而合,都是账本亏空、入不敷出。 根据交通部发布的数据,2013年全国收费公路车辆通行费总收入为3652亿元,总支出为4313亿元,总体亏损661亿。 一边是民众喊“贵”,一边是交通部门喊“亏”,这其中的问题出在哪里?对延长收费的质疑,对收支差距的怀疑,很快就演变成腐败猜想。 这也并非空穴来风,审计署曾对18个省份的高速收费的专项审计,揭开了一些不为人知的内幕:或是挪用,大量资金被闲置,并未用于还贷,甚至被挪用于建楼堂馆所等;或是养人,有一家高速经营企业编制27人,实际却多达156人,一边是高额福利,一边是人浮于事、超编严重。

群众抱怨说,高速收费成为地方政府的“提款机”;有网民揶揄说,节日免几天却要多收几年,这个福利咱享受不了。 如何化解公众的疑窦?如何树立公路收费的合理性?问题的关键,就是公开更多信息。

高速收费究竟有多少用于养路,有多少用于寻租?如果费用取向始终是一笔糊涂账,腐败猜想仍未得到回应,那么即便再哭穷叫屈,在公众看来也只是延长收费的一面之词也,不仅不会博得理解,反而会激发更多负面猜想。 幸好,这也是交通部门明年的努力方向,在交通部新闻发言人的回应中,“将收费公路信息公开制度化、规范化”,被置于突出位置。

公开才有公信,透明才有清明,高速收费也应作如是观。

只有让公众看到每一笔钱的去向,收多少费、怎么收、收多长时间,才能有一个公正的标准,高速收费也才能寻找到最大公约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