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殿座:之前随队2次夺冠并不满足 感觉是"混"来的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9-06
  • 66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一家人平平安安,欢欢乐乐,嘻嘻哈哈,这就是老人家的愿望。 对于孙子,老人家偏心,譬如过年发压岁钱,她会把孙子悄悄拉到一旁:“别跟姐姐们说,你的钱比她们多一点!” 刘殿座就出生在这样

刘殿座:之前随队2次夺冠并不满足 感觉是"混"来的

  一家人平平安安,欢欢乐乐,嘻嘻哈哈,这就是老人家的愿望。 对于孙子,老人家偏心,譬如过年发压岁钱,她会把孙子悄悄拉到一旁:“别跟姐姐们说,你的钱比她们多一点!”  刘殿座就出生在这样温暖的家庭中。 父亲刘会东,在街道武装部工作,母亲是热电厂的职工,一个普通的工薪家庭,但父母个子都高,都是专业篮球运动员,父亲还曾经参加过专业联赛,所以在东北路小学踢球的刘殿座提出要当门将的时候,教练还特意问了一下他父母的身高,一个身高超过1米9,一个身高超过1米7,教练愉快地答应了这个请求。   就这样,刘殿座开始了自己的“门将生涯”。

此前他踢后卫,他觉得太累了,门将多好啊,一个人在门里,轻松自在。

  小时候的刘殿座,怎么能明白,一个人站在大门里,到底意味着什么……  如同他的很多东北路的师兄一样,带过他的有柳忠云和程显飞。

在东北路,他也是“二门”,去打区里、市里比赛的时候,他经常没有上场,年纪小,还没放在心上,他的门将启蒙教练邓立敏告诫他要慢慢来:“先把你的基本功练好了,机会会有的。

”  刘哈哈哈哈地笑了:“小孩子哪有什么概念呢?”  到了快小学毕业的时候,他们这批队员被卖到铁路毅腾,这意味着要往职业足球的道路上发展,孤注一掷,但刘殿座没有任何纠结,因为父母特别支持,毕竟是体育世家。   在铁路毅腾,条件非常艰苦。

  根据程显飞的回忆,当时他们租用了大连铁路疗养院一块地。

开始时那里是个大斜坡,“我从海里自己拉沙子铺平,全是从海里拉的,带着于汉超、杨旭、杨善平、赵明剑和王大雷这些孩子,我们整整拉了七八百车。 ”  程显飞手下有两批队员,一批是于汉超、杨旭这批,另一批就是刘殿座、邱添一和孙世林这批,刘殿座在这里度过了三年,他们在海滩上训练,身上有擦伤划伤的,直接跳到海水里去消毒……  而且这批队员中,只有他一个门将,于是门将教练朱山每天都带着他一个人训练,所有精力都放在刘殿座一个人身上。   “他虽然不是顶级门将教练,但是对细节的要求非常细,他跟我强调得最多的一点,那就是门将的一个手型、一个脚法运用得不对,那都是致命的!”  所以教练最看不得这种致命失误,在一次比赛中,刘殿座把对方的边路传中直接托进了自己的大门,下来以后,被教练连扇了十几个耳光。

  刘哈哈这时候笑不出来:这是终生难忘的教训。

  到现在,刘殿座总结:守门,小时候对于我来说,是个爱好,长大以后是责任。 这个位置:第一,苦;第二,特殊。

“尤其是你当二门的时候,无论心态再平和,当别人上场,你在场下观看的时候,都会有失落,但是不能放弃,一定要把门守好,这就是你的原动力。 ”  16岁那年,在普陀山,面对观音菩萨的塑像,刘殿座这样形容当时自己的感觉:“脑袋里轰的一声,头皮发麻,浑身起鸡皮疙瘩,那种体验是完全不一样的。

”  从此,刘殿座开始信佛。

  以前不忙的时候,他会背诵和抄写佛经,开始是《地藏经》,后来是《心经》。 他还特意纹了一个“吽”字在自己的脖子后面。

  “后来比赛太多了,太忙了,可能背诵和抄写佛经的时间没那么多了,但信佛的人心底善良,而且我相信,心地好的人,运气都不会太差。

”刘殿座说。

  从18岁起,刘殿座开始跟随毅腾参加职业联赛,中甲,中乙,在2010年的时候,毅腾降入中乙的时候,刘殿座决定换个环境,在父亲一个朋友的介绍下,他背了个包去香港南华队试训,试训没有成功,又返回内地,去了当时的南昌衡源队。

  2011年中超开始以后,主教练朱炯因为球队头几轮成绩不佳,启动换门将,21岁的刘殿座正式开始在中超联赛中亮相。   他的成名作是在和上海申花的比赛中,“什么球都能挡出来。 ”在中超站稳脚跟以后,刘殿座的第一感觉是,“我开始更加自信,原来中超我也能守!”  在南昌衡源(也就是上海申鑫前身)守了四个赛季以后,刘殿座又决定换个平台,南下广州,加盟富力,因为当时的富力要参加亚冠。 从保级球队到亚冠球队,这是刘殿座职业的一次飞跃。

在和程月磊的竞争中,他开始胜出,但到了赛季末期,他开始陷入人生中的第一次低潮期。

  “不知道为什么,那段时间,自己有了失误以后,过后还要想着,越想心态越着急,到后来感觉身后的门,怎么比平时大那么多?”  状态不好,刘殿座关掉了自己的社交软件,同时,女儿出生,他开始把更多的时间留给家人,让自己的心态慢慢平复下来,到了年底,恒大和他谈转会的时候,他没有犹豫。   “我知道去了肯定是去当二门,大曾(曾诚)是国家队一号门将,但不要紧,我希望跟着恒大这个团队去拿冠军。

”  2016赛季,刘殿座大概守了七八场,2017、2018赛季,他一般在杯赛出场,上场的机会不多,但他的心态很平和,到了今年,在曾诚受伤以后,他代班成功。   “之前跟着恒大拿了两个中超冠军,但我不满足,因为我觉得那是‘混’来的冠军,今年如果我们能夺冠,我会很满足,因为这是自己以主力身份获得的冠军。 ”  人生有起有落,有低谷,有高潮。

“这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是特别的体验。 我信佛,凡事顺其自然,该来的总会来。

”刘殿座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