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令紧执行松,有的在望风 假暗访沦为形式主义新套路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5-27
  • 29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专项督查检查之外,日常治理也是假暗访的易发区。 西部某市多次整治出租车行业乱象,多年来未有实质改观。 今年2月,市委主要负责同志向市交通运输局下了最后通牒。 次日,当地明

命令紧执行松,有的在望风 假暗访沦为形式主义新套路

  专项督查检查之外,日常治理也是假暗访的易发区。 西部某市多次整治出租车行业乱象,多年来未有实质改观。

今年2月,市委主要负责同志向市交通运输局下了最后通牒。 次日,当地明确,由市运管处、公路处、港航处和局机关每天安排1个暗访小组(2人组成)进行暗访。 而直到2月7日,交通部门围绕出租车乱象开展208次暗访检查,都没有发现任何问题。 同一时间阶段,政府服务热线却依旧接到群众对出租车违规行为的投诉。   暗访工作效果令人生疑,经纪检监察组深入调查发现,有的暗访组提交材料涉及的一些“被访”车辆当天没有出行记录;有的暗访人员不把工作当回事,并没去“访”,只是打车去超市、医院办私事,回来还拿车票报销。   在半月谈记者调研中,不少乡镇干部反映,一些暗访严重走样,本该直接到村的,变成了直接到乡;本该直接到户的,变成了直接到办公室和会议室;本该查找问题的,变成了听成绩汇报。

更有一些暗访异化为“被调研”“被安排”,暗访人员甚至“坐着车子转,隔着玻璃看”,要求地方“层层陪同,前呼后拥”。

  部分暗访何以滋生新形式主义  假如没有深入暗访,基层一些真问题难以浮出水面。 但由于主客观原因,暗访的难度日益增加,不少干部不愿意从事暗访工作。

  越来越发达的即时通信技术,让一些暗访组一到基层就被发现,相关信息也会以图文并茂的形式,迅速传到地方党委政府。

  近年来各地撤乡并镇、村庄合并,一些村庄情况变化较大,有的甚至难以通过手机地图导航。 对部分干部来说,到不熟悉的基层,地理、语言、人员完全陌生,处于“睁眼瞎”状态。   中部某市参加过暗访的一名市领导告诉半月谈记者,去年在某次扶贫暗访中,按照手机导航找某个乡镇,结果因为村庄合并,地图给出错误信息,导航到了另一个乡镇。 暗访出了偏差,暗访目标未能预期达成。

  当前,部分暗访干部作风飘忽、责任意识不强等主观因素更值得警惕。 在部分暗访调查中,有的干部缺乏主动担当精神,明显有畏难情绪。

一些暗访人员缺乏相关暗访经验和能力,未受过有效训练,也无熟悉相关情况的“线人”,只能盲目无效暗访。

  部分干部充当“老好人”,也让暗访成为走过场。 有的干部口上喊着扎实暗访,实际是只栽花不摘刺,装聋作哑,不愿给自己找麻烦,增加工作量。

更有甚者,还与被监管对象形成利益关系,一有暗访就通风报信。   杜绝假暗访,不做“太平官”,不当“老好人”  要杜绝假暗访,须出台暗访工作规范,提高暗访本领能力,尤其要强化暗访干部的担当负责精神。   最近,广西柳州市针对部分暗访干部存在不担当、不作为、乱作为,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等问题,进行治理整顿。 柳州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市监委主任钟山表示:“要通过整治假暗访,倒逼党员干部、行业主管部门、服务机构改进作风,切实履责,不做‘太平官’,不当‘老好人’。

”  近两年,湖南连续开展“四不两直”调研,省委、省人大、省政府、省政协20位领导同志开展“深入贫困地区解决群众问题”专题调研,每位省级领导负责两个或一个贫困县。 任务有明确要求:不发通知、不打招呼、不听汇报、不用陪同接待,直奔基层、直插现场。

  通过这样的暗访调研,湖南省发现了扶贫领域存在的一些突出问题,并在暗访结束后向市县反馈,要求督促整改,并明确了回访时间。   不少基层干部告诉半月谈记者:“这样的暗访一针见血,找到了最直接的病灶,让人红脸出汗,地方有‘猛击一掌坐不住’的感觉,从而痛下决心抓整改。

”  来源:《半月谈》2019年第10期  半月谈记者:卢羡婷周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