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文英《霜叶飞·重九》原文、翻译及赏析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03
  • 122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断烟离绪。 关苦衷,斜阳红隐霜树。 半壶秋水荐黄花,喷香噀西风雨。 纵玉勒、轻飞迅羽,痛楚谁吊荒台古?记醉踏南屏,彩扇咽寒蝉,倦梦不知蛮素

吴文英《霜叶飞·重九》原文、翻译及赏析

断烟离绪。 关苦衷,斜阳红隐霜树。 半壶秋水荐黄花,喷香噀西风雨。 纵玉勒、轻飞迅羽,痛楚谁吊荒台古?记醉踏南屏,彩扇咽寒蝉,倦梦不知蛮素。 聊对旧节传杯,尘笺蠹管,断阕经岁慵赋。

小蟾斜影转东篱,夜冷残蛩语。

早鹤发、缘愁万缕。 惊飙从卷乌纱去。 谩细将、茱萸看,但约明年,翠微高处。 译文及注释「翻译」看着断断续续的云烟,离愁别绪之情油但是生,更令我情怀关心的,令人沉痛的,是那一轮斜阳映射出来的一片残红,渐渐隐没于绛红的霜叶树林里。

我提来了半壶秋水,插上一束黄色的菊花以便将她奠祭。 在秋风秋雨之中,菊花依然旧喷香气喷溢,散发着阵阵幽喷香。 在这种时辰,谁又能策马扬鞭,像空中翱翔的小鸟一样轻飞迅疾,又有谁有心去凭吊痛楚、荒败的古台遗迹?记得我们曾经醉态朦胧,一路踏着歌声,去游览南屏。

那时我昏醉陷溺,将身边的小蛮和樊素忘记。 现在只有寒蝉呜咽,她的彩扇又在哪里?我的宠姬又去了何地?现在又是重阳节,虽然应景传杯可是却毫无意绪,听凭尘埃落满素笺,随便让蛀虫蛀坏毛笔,未完成的词章经过很多年也懒得再将它续写上。 半轮素月的斜辉洒满东篱。

泠泠清清的寒夜,蟋蟀仿佛也在长吁短叹,悄声低语。

我已经是鹤发苍苍的老人了,只是因为愁绪万千,而任随狂风把帽子吹去,我独自一小我把茱萸细细不美旁观,只能预定明年再登临那山岳的高处。 「注释」霜叶飞:周邦彦创调。

荐黄花:插上菊花。

荐:插。

噀(xùn):含在口中而喷出。

玉勒:马络头。 指代马。

迅羽:这里形容骏马如疾飞鸟。

荒台:彭城(徐州)戏马台。 项羽阅兵于此,南朝宋武帝重阳日曾登此台。

南屏:南屏山在杭州西南三里,峰峦耸秀,环立若屏!澳掀镣砭啊蔽骱爸。

蛮素:指歌舞姬。

旧节:指夏历九月初九重阳节。

传杯:宴饮中传递羽觞劝酒。 尘笺蠹(dù)管:信笺积尘,笛管生虫。 断阕:没写完的词。 小蟾:未圆之月。 东篱:用陶渊明重阳待酒东篱事。 残蛩语:指蟋蟀发出的哀号。 乌纱:《旧唐书·舆服志》:“乌纱帽者,视朝及见宴宾客之服也!贝擞媒霞蔚歉呗涿惫适。 茱萸:古俗,重阳登高戴茱萸花。 翠微:山气青绿色,代指山。 「赏析」这是一首借景抒怀之作。

写重阳节感时伤今的无限愁绪。 开首“断烟离绪”,指离去之苦,“醉踏南屏”是往事在眼前显现,佳人不曾入梦与己相会,更增忧伤无限。 下阕第一句“旧节传杯”,再忆昔时曾与佳人共欢,令人鹤发频生。 而今只剩下自己,但仍希望:明年重九的登高与佳人重逢。 全词以游踪为主线,穿插有关重阳的典故,昭示本人的一段艳情,很有一种凄迷之美。 相传吴氏曾纳苏杭一妾,后一遣一死。

这首词就是重九日为记念杭州亡妾而作的。 上片写重九之日登临山岳的高处,面临断烟、残阳、秋水、黄菊等萧索风景记念追忆与宠姬醉游南屏山的往事,衬着了悲剧空气,抒写凄楚情怀,陪衬忖量亡妾的凄苦心境。 下片死力抒写亡妾死后自己的生活的倍感百无聊赖和凄怆的情状,叙事十分活跃,心理描绘极其注意,抒怀很是凄婉,作为一个词人,竟然“尘笺蠹管,断阕经岁慵赋”,可见他的心真的是如一盆死灰,默示出作者对亡妾的极真个忖量!熬泳砦谏慈ァ被钣妹霞沃,不是默示作者的宽年夜旷达年夜度而是描述自己的无所顾及和无心无绪。 可是从整体上看,这首词还是显得有些艰涩,从而影响了整体的艺术下场。

“断烟离绪”,起句四字情形融会,精辟而形象,统贯全篇!岸涎獭毙淳,“离绪”写情!靶毖艉煲鳌笔切粗鼐叛逃昝擅,故傍晚还不见斜阳,隐没于霜树之中。

痛楚的心境,又逢痛楚的时节,陪衬出抑郁的情感。

重阳佳节,正是菊花盛开之际,词人在风雨中折来黄花数枝,插在壶中,花的喷香气含着雨气喷出。 在此凄风冷雨之中,谁还会有神色骤马去登上荒台吊古呢?“吊古”一词隐含了若干好多伤逝之痛。 作者又不由回想起昔时与伊人重九登高时的情形。 那时伊人执扇清歌,扇底歌声与寒蝉共咽(意谓其声凄凉),作者则酒酣倦梦,几近忘怀伊人在旁。

上片忆念双双登高的情形。

下片转入今情。 斯人逝矣,往事如烟,对此佳节,还有甚么神色“传杯”饮酒?但无“传杯”的神色而仍复“传杯”者,无聊之极也。

(参见陈匪石《宋词举》)“沉饮聊自遣,放歌破愁绝”(诗默示杜甫的潇洒奔放的心态。 可是梦窗这两句词意与杜甫分歧。

梦窗已经不以风吹帽落、露出满头鹤发羞愧了;他这两句的意思是,归正人亡身颓,无复欢颜,一切都随它去吧!这默示了词人极端沉痛失望的神色。

结语“谩细将、茱萸看,但约明年,翠微高处”三句也化自杜诗(同上):“明年此会知谁健,笑把茱萸细心看!倍攀馕浇衲曛鼐,姑且强乐自宽,但不知明年此时会何如耳。 梦窗今年未能登高,但遥想明年能有机缘。

老杜细看茱萸,梦窗虽也看茱萸,着一“谩”字,就自觉无味。

那么明年翠微高处之约,也不外说说而已。 杜甫逢佳节而强作欢笑,梦窗则欲强作欢颜而不能,其无聊、沉痛更倍于少陵,实际上是时期、身世使然。

吴梅《蔡嵩云〈乐府指迷笺释〉序》:“吴词潜气内转,上下映带,有天梯石栈之妙!泵未按事雎绻嵬,形象完整。 上下映带尚是为形象的概况,潜气内转则是其内质:“天梯石栈”,则说的是梦窗词的年夜起年夜落,突接突转,也有潜伏的气韵沟通!八鳌、“萸花”、“传杯”等皆为实写:“斜阳”、“翠微”等为虚写,虚实连系,线索了了。

申明梦窗词气韵贯通的特点。 西方文论说“美是杂多和整一的连系”,于梦窗词亦可获得印证。

梦窗不单炼字、炼句,而且炼意,词藻华丽,同时又极富内在的神韵。 读梦窗词,不成不寄望这些艺术特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