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尤一个VS易萧雨)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5-20
  • 105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月日下午五点半,我带着班上先发十虎向野狸岛出发,大概花了一个小时到了目的地。六点四十,我们开始布置场地,在布置场地的同时,班上同学陆陆续续也到达了目的地,有的在帮忙,有的忙着看海,还有在忙着拍

月日下午五点半,我带着班上先发十虎向野狸岛出发,大概花了一个小时到了目的地。六点四十,我们开始布置场地,在布置场地的同时,班上同学陆陆续续也到达了目的地,有的在帮忙,有的忙着看海,还有在忙着拍照留影的,看着他们这样,我开心的笑了。晚上七点半,聚会正式开始,大家围坐一个圈,像个黑色圆环。随着两位主持人开场白的退场,S班野狸岛聚会正式开始:第一个节目是个小故事,一头驴和一头马的故事,一个教人要团结互助的故事,一个很多人都懂却很少做到的故事第二个节目是一首歌,是首令听者兴奋唱者激动的歌,是首能从歌词当中唱出一份自豪的歌,更是何志华同学献给S班为自己是S班而自豪的一首歌第三个节目同样是首歌,但不同的是,这是一位女生为表达自己对青春流逝太快把握不住、告诫大家要珍惜青春珍惜时光唱的歌,在这,我要谢谢邹秀莲同学的良苦用心第四个节目是黄康权同学带来的《潇洒走一回》,熟悉的旋律,清晰的歌词,加上独特的声音,仿佛经历过歌中所唱的情景岁月不知人间多少的忧伤,何不潇洒走一回!接下来是今晚高潮点之一游戏环节,全班参与全副武装听从余老师发号施令,余老师一个数字就能给人定个价钱,正应了那句‘一口一个价’呀!游戏带我们亲身体验了什么是默契什么是团结,也让我们知道了没默契没合作真的很难完成你想完成的事。第五个节目是歌曲串烧,陈治华的《读书郎》,瞬间带我们回到了儿时上学那会儿的天真浪漫,柯宏的《兄弟干杯》,歌声混厚迅猛,勾起许多同学的酒兴,黄辉的《爱一个人好难》,唱出了爱情真不是想买就能买的。

  、软线:、电气机器类之电源线、包括电线类与电缆类。、电线、电缆之构造:、电线:UL、芯平行电线、电力电缆:、小电力线路用电缆线、遮蔽的目的:、对电力电缆线进行遮蔽是为达到保护人体安全的目的日本一般对V以上电力电线末端要求进行接地保护。、小电力回路电缆遮蔽的目的:、静电遮蔽(EMC)、电磁遮蔽(EMI)、遮蔽之结构:、横卷遮蔽、编织遮蔽一般编织成打或打多为打VCCI(电磁障碍规格)中编织密度越高越有效所以编织密度常在以上。

番外二(尤一个VS易萧雨)

尤老大最近有些懊恼,自从媳妇儿转行投身电影市场,隔三差五的就和明星有饭局,和以往搞房产时见的那些个大腹便便,油肠肥脑的商豪不同,现在易萧雨的酒局上,对尤老大来说,个个都是不定时**,分分钟有诱导易萧雨偷腥的可能。 有时候易萧雨为给自己投资的电影推荐角色,捧着笔记本电脑倚在床上一整晚的翻着当红小鲜肉的照片,尤老大就在一旁瞧着,电脑上反正什么款式都有,可爱的,清纯的,禁欲的,萌帅的...尤老大以前最爱看的就是这些,以前背着易萧雨在手机里私藏了不少,后来被易萧雨发现,睡了一星期的地板后再也不敢私藏了,可现在看到自己媳妇儿光明正大的欣赏着这些美男,心里又酸又苦。 “胖子!”易萧雨两眼盯着电脑,头也未转的拍了下尤一个的大腿,然后指着电脑屏幕上的一张照片,“这个不错吧,形象好,演技好,之前**卫视放的那部剧我一直追着,就是他主演的。

”尤老大看着屏幕上那小鲜肉,皮肤嫩的仿佛能掐出水来,微笑的模样简直能融化所有少男少女的心,搁在以前,看到这样的极品,尤老大绝对当场流口水,可是现在,尤老大看着就觉得心烦。 尤老大看了眼就撇过头,哼哼道,“脸绝对是整的,都不知道以前长什么样儿。 ”说完,尤老大拉着被子躺下,背对着易萧雨。

易萧雨盯着照片,摸着下巴思考了一阵儿,“看了很多还是这个合适,这部戏要的就是形象和演技,脸是不是整的无所谓。 ”易萧雨推了推旁边的尤一个,“胖子,我给你看看我选的另外两个。 ”“你自己看吧,反正在你眼里他们个个都比我年轻英俊。 ”尤老大这两句醋味十足。

“胖子,你到底看不看?”尤老大就是不转过身,闷闷道,“除非你今晚给我搞,不然不看。

”媳妇儿天天玩熬夜看美男,他已经憋了三天没做了。

三天啊!简直丧心病狂啊!易萧雨忍不住笑出声,被子里脚踢了踢尤一个的大腿,“胖子,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尤老大哼了一声没说话易萧雨合上电脑放在一旁,身体歪倚着,伸手温柔缓慢的摸着尤一个的头发,轻笑道,“你跟那些明星较什么劲儿啊?嗯?乖,转过身看看我。

”易萧雨越是温柔尤一个就越来劲儿了,他几乎是将脸埋进被子里,气呼呼的说,“你看你的美男吧。

”易萧雨被尤一个这股孩子劲儿逗的直笑,仔细想想发现自己这些天的确有些忽视尤一个的感受了,现在的尤一个在家洗衣做饭做家务,遛狗喂猫还上班,而自己整天当着他的面看这些照片....的确有些过分了。

易萧雨突然低头含住尤一个的耳廓,尤一个整个人身体打了个机灵,下面几乎是瞬间就硬了。

易萧雨轻声道,“老公,别生气了。 ”尤一个深吸一口气,突然翻过身将易萧雨压在了身下。 易萧雨见尤一个那如野兽被火窜了毛的样子,几乎立马就后悔自己刚才的“勾.引”了。

“再叫一声!”尤一个一边亲着易萧雨的脖子一边扒着易萧雨的衣服,“媳妇儿,我想听,再叫再叫,我要听....”易萧雨哭笑不得,展开双臂笑说,“胖子,今晚随便你怎么来...”尤老大几乎要哭了出来,“媳妇儿,今晚无论你怎么求饶我都不会放过你的。

”第二天早上,易萧雨毫无悬念的躺了一上午,尤老大也没去上班,死皮赖脸的腻床上,醒了之后就开始不停的用身体蹭易萧雨。 易萧雨腰酸背痛,任由尤一个跟个流氓似的在自己身上乱摸。 最后,尤老大还是得逞了,易萧雨真的连叫的力气都没有了,被长驱直入的时候眼角盈着泪光,求饶似的看着尤一个,结果看的尤一个施虐心一下子膨胀到几乎爆炸,又翻身将易萧雨抱在自己身上坐着插.入,跟只大尾巴狼的摇着尾巴邪笑,“媳妇儿要哭不哭的样子真他娘的勾人。 ”“死胖子你...啊....”傍晚的时候,两人又很难得的又一起去遛狗。 葱哥大摇大摆的走在前面,汤圆一如既往的趴在它的脖子上,如此组合,俨然已成小区内每天必不可少的风景。 易萧雨和尤老大最后在一张长椅上坐了下来,葱哥趴在尤一个的脚边,开始习惯性的舔起汤圆头顶上的白毛。 尤老大突然躺了下来,闭着眼睛,脑袋直接垫在易萧雨的大腿上,“媳妇儿,你腿枕着真舒服。 ”易萧雨摸着尤一个的头发,轻笑着没有说话。

尤老大那张刀削斧劈办的俊脸呈在易萧雨的眼底,易萧雨失神的望着,最后伸手轻轻的在他脸上抚摸。 “胖子,我第一次发现你长的这么养眼。

”尤老大一颗心简直要飞上了天,他睁开眼眨了眨,“比起那些小美男呢?”“当然是我胖子最养眼。

”易萧雨毫不犹豫道。

尤老大心理热乎极了,脸紧贴着易萧雨的肚子,双手不管不顾的抱着易萧雨的腰,“有我媳妇儿这句话,以后就算是吃屎也要支持媳妇儿的事业。 ”“.......”(哈欠兄:葱哥和汤圆的跨种族爱情大家想象一下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