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3章 真正的实力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9
  • 37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要我说你什么好,我就这一点要求,你都没有办到。 ”原本属于鳄人的战列舰中,云海的鼻子快要气歪了。 “我真是无辜的,在我的眼中,她根本就是一只雄蜂异形……”云月满脸委屈,不停地叫起

第403章 真正的实力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要我说你什么好,我就这一点要求,你都没有办到。 ”原本属于鳄人的战列舰中,云海的鼻子快要气歪了。

“我真是无辜的,在我的眼中,她根本就是一只雄蜂异形……”云月满脸委屈,不停地叫起冤来。

“哥,这你还真怪不了她,我承认自己用精神能力干扰了她的大脑,在她眼中,我的确就是一只异形。

”一脸迷醉的神情看着窗外黑暗而又神秘的宇宙空间,云朵终于扭过头说了一句公道话。 “云月难道没告诉你,我说过的话吗?”看到云朵,云海心里其实非常的高兴,可想到现在的情势,他忍不住又板起了脸。 “她说了,只是我就想想偷偷跟过来看看。

”云朵小心地说着,却还陪着笑脸拉住了云海的衣角。

“又来这一套,你当我们还是小时候那样……”云海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表情。 “有些东西,不会因为我们长大了就会改变。

”其实早已经看出来哥哥并不是非常的生气,云朵狡黠一笑,又扭头看向了窗外的星空。

宇宙的壮美,浩瀚的星空,已经让云朵彻底地迷失了。 没有任何语言,可以形容这种让人心颤的美丽。

近在咫尺的岩质类地行星,异常的庞大。

远处两颗散发着强烈光和热的恒星,炽烈而又火热。

更多不同的星球分布在无尽的宇宙空间中,亘古永存般不计其数。

坐在主控台上的阿普斯,三个脑袋扭来扭去。 一会看看云月,一会看看云朵,又偷偷看几眼云海。

这个阿普斯有些搞不清楚云海三人的关系。

虽然有些不满云海对它们心目中的女神云月的态度。 只不过想想战舰几乎满载的那些凶煞的怪物,三个脑袋都是一门心思——千万不要招惹云海。 一个人类可以控制这么多凶煞的怪物,这个阿普斯不清楚云海是怎么办到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它们的心中才更加敬畏云海。

脑海中又浮现起了在地球上的一幕。

当战舰从虫洞穿过降临在地球近陆的空间中时,当云月离开战舰发出一声兴奋的呐喊声时,阿普斯这一辈子永远都不会忘记的一幕出现了。

地面上郁郁葱葱的植被中,波涛起伏的大海里。 数不清的形似而又不同的怪物,一群接一群、一片接一片地出现了。

一想到这一幕,阿普斯就有些兽血沸腾的感觉。

它或者说它们终于改变了态度——云海或许真的有帮它们夺回母星的实力。 想到这里,三个脑袋不约而同地泛起了一个念头。 分别被它们控制的三根不同的触手,同一时间做出了相同的动作。 偌大的光屏上。

瞬间显示出了一百多个不同区域的监视画面。

几乎所有的画面中,都被各种不同的异形占满了。 或庞大如山,或瘦小纤细。

所有的异形默不作声静静地待在原处,就跟一个个狰狞的雕像似的。 “如果不是在地球亲眼见到它们的动作反应,见到它们凶猛的捕猎,残忍地进食。 我可能会把它们当成机械生物。

”左脑小声说道,看向画面中的那些异形,它的眼神中充满了敬畏。

“谁说不是呢,毕竟它们的体型特征,太具备机械化风格了。 ”中脑赞同地点头说道。

“我在想。 如果将它们投放到鳄人的母星,那会是什么样子。

”右脑的脸上充满了期待的表情。 阿普斯沉浸到了它们美好而又血腥的憧憬中,一时间无法自拔。

而雷厉却是沉浸到了深深的震撼当中。

连身边蓝狐的话都罕见地没有听到。

耳闻和目睹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云海曾经或多或少地透露过自己拥有的异形数量,可雷厉一直选择相信他的话中肯定有不少水分存在。

此时真正看到了满载而归的战舰上,那不计其数的大大小小凶煞而怖的异形,雷厉才真正地清楚云海的实力到底有多恐怖。 平俯在飞行台上堪比几架穿梭机大小的乌贼异形,看着它那巨鞭似的坚韧触手,雷厉完全可以想象它的力量。

跟一艘船似的鳄龟异形,雷厉很想上去轰一拳试试,看看它的甲壳到底有多坚硬。 成片的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虎鲨异形。 更多完全相同的雄蜂凶狼异形。

肢脚狰然的蜘蛛异形皇后,獠牙森然的巨象异形。 骨翼边缘比刀锋还要锐利的翼刃异形。 更多尖喙巨翅的海鹰异形。

几乎每走几步,雷厉都会有惊奇的发现。 这个时候。

他也终于清楚了,爱丽丝在地球栽得不冤枉。

他相信就算没有异兽异形的存在,面对如此数量的恐怖异形,她迟早也会招架不住,被彻底地撕成碎片。

服过兵役的雷厉比大多数人都要清楚纪律的重要性,而他坚信,自己从来没有见过像异形这样极具纪律性的生物。 除了它们唇边粘连的涎水以外,雷厉一路走来,甚至没有看到过它们有任何的异动,压根就当自己和蓝狐并不存在一样。 但是雷厉相信,只需要云海一个精神命令,这些纹丝不动的异形就会变成最凶狠、凶猛、凶残的存在。

“我们不要再看了,回去吧。

”一连说了几次,见雷厉都没有任何反应,只是表情木然地走着,再也忍受不了的蓝狐不禁大声喊了一句。

这个“忍受不了”不是针对雷厉的态度,而是蓝狐的恐惧已经堆积到了临界点。 看着满目数也数不清的异形,蓝狐仿佛感觉到了自己体内原本应该在沉睡不成熟的异形胚胎,都在蠢蠢欲动,准备随时破开自己的胸膛透体而出。

“走吧。 ”紧紧抓住女儿冷凉的手,雷厉心中叹了一声,坚定地朝着主控室的方向走了过去。

“你能杀死它们吗?”紧跟在父亲身边,蓝狐突然小声问了一句。

很想说些什么宽慰一下女儿恐惧的心理,可话到了嘴边,雷厉还是说出了实话。

“在我们可以适应的环境中,比如一颗适态行星上,我可以杀死很多很多的它们。 但如果它们拥有无群的数量,我迟早会在力竭后,被它们撕成碎片。 ”“在这艘战舰上,我也能击杀它们不少,但到头来我们也会死亡。

我坚信不疑,在最后的关头,它们一定会尝试用血液腐蚀舰体外壳。

它们杀不死我们,但冰冷的宇宙会杀死我们。

”“这才是他真正的实力。 云海,你到底是什么人?”…………。